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3777-41384766/

第一百五十九章 灰袍少年
    “鼎家的余孽,受死吧!”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修仙者转瞬之间就来到了鼎边,法术所发出的光芒,刺的人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“到地狱去,向我鼎家死去的族人们忏悔吧!”

    “噬魂术。”鼎脸色潮红,愤怒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而后就看到其形猛然向天空爆而去,指着眉心的手指向下一指。

    宛如一滴清水滴落在了河面,溅起一点水花,而后细微的波纹四散而去,穿过天府城诸多修仙者的体,继续向下方散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空中的乌云深处响起一阵雷鸣,雷光照在鼎上,为他平添了几分威势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潮水声响起,而后叶白就感觉全一震,体不受控制的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了一股比他强大千倍,万倍的灵魂之力,自鼎的上散发了出来,在这股灵魂之力面前,他连反抗之心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波及到他上的只是其发出的一些余波,可即便是这些余波也让他灵魂之力一震震动,灵魂险些被冲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灵魂之力。”五大家族的修仙者距离鼎最近,又是他的重点照顾对象,受到的冲击自然也就最大。

    “这股灵魂力量,不应该是筑基强者应该有的,甚至不是金丹强者有的,我曾经见识过家主的灵魂之力,远不如你的强大,难道,你的灵魂之力已经达到元婴期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修仙者中,一个筑基后期的老者,紧紧的盯着鼎,惊恐的问道。

    其他修仙者也都直这看着他,面露惊色,只是那双眼睛却都快速的变得空洞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一击就将这些筑基强者全部击杀了。”叶白双眼,双耳,双鼻,嘴角不断的向外流着鲜血,但他仍然喘着气,颤颤巍巍的爬起来,同过窗户观看远方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,噬魂术的威力吗?”叶白看着天空如傀儡一般的五大家族修仙者,在看向屹立在半空,以乌云雷电为背景的鼎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一击之下,数十位筑基期强者灵魂破裂,噬魂术,竟恐怖如斯。”

    如这等灵魂之力的攻击,不同于法力妖力的攻击,他直指修仙者最脆弱的地方,灵魂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修仙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与常人无异,但其实他们的灵魂早已经被鼎刚才发出的攻击击碎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这些人现在已经是一具空壳了,只不过这些人都是修炼几十,上百年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灵魂被灭,但体的本能,和执念还在,所以现在还可以悬浮在半空,

    可以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鼎为了覆灭五大家族,报仇雪恨而动用噬魂术的同时,在距离天府城足有数万里之遥的南域和东土的边境上,一个灰袍少年突然睁开了他那紧闭的双眼,向天府城的方向看来。

    “玄黄大世界竟然真的有我族的道食,哼!当年种下的种子如今真的开花结果了,那么就让我来采摘你这朵大道之花吧!”

    灰袍少年双眼大睁,笑容逐渐变得放肆,而后双脚猛然一踏脚下山顶,化为一道流光向天府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如果叶白在这里的话,一定会非常的吃惊,因为这男子的修为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,但所展现出的速度,却已经达到了五倍音速的水平。

    要知道如今的叶白借助妖力,星辰之体,法力进行全力冲刺的速度也只不过刚刚突破音速。

    筑基初期的鼎更是只能接近音速,进入亚音速的飞行速度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竟然以筑基中期的修为,就可以达到五倍音速的速度,和其比起来,什么李玄,什么鼎,通通都是渣渣。

    嘭!哗啦啦!哗啦啦!

    灰袍少年的影刚消失在视线之内,那座承受了他一脚之力的小山峰突然炸裂,巨石飞出将近百米。

    鼎飞到五大家族筑基强者的中间,看着他们突然笑道“没错我的灵魂之力早就达到了元婴期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这一切还要感谢你们呢,感谢你们五大家族,这些年来每过十天就要在斗仙塔残杀七八万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些年,被你们残杀的那四千多万普通人,我即便修炼成了噬魂术,又到哪里去寻找那么多的灵魂来吞噬,又怎么可能仅仅数年,就将灵魂之力推升到元婴期。”

    “又拿什么来找你们五大家族复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那老者指着鼎还想说什么,只不过刚说出了一个你字,就浑一抖,而后直愣愣的向下坠去,一头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后其他五大家族筑基强者也纷纷头一歪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噗!况不妙了。”叶白吐出一口鲜血,接了一捧雨水洗了洗脸,看着外面的形势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威力越强大的法术,对于施法者所造成的负荷就越大,在是展出了噬魂术之后,鼎已经变得脸色苍白,形在半空摇摇晃晃,成为了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但是在地上,五大家族却还有两名筑基中期的修仙者尚在。

    这两名修仙者是叶白下雨的时候,专门从上面的战圈中,下来防备他的,却正好差阳错的让两人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鼎一招覆灭二十余位筑基强者,确实将下方五大家族的修仙者给

    全部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但筑基强者,哪一个不是在修仙界刀山血海杀出来的,很快两人就看出了半空中的鼎已经成为了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天上有些摇摇坠的鼎,那两名仅剩的筑基强者相互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突然运转法力。

    “鼎家余孽,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家族恐将覆灭的恐惧,再加上亲朋好友被杀的悲痛感掺杂在一起,很快两个筑基强者就忘记了对于鼎的畏惧,携带着澎湃的杀意,就向鼎冲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,天道法眼,开。”见此,叶白咬牙一掌将前的墙壁拍烂,调动体内法力,就开始全力感应天道的力量。

    叶白一直认为每个生命,不管是如巨象之大,还是如蝼蚁之小,是仙人之强,还是如青草一般弱不风,都有活着的权利,都有追求强大的权利。

    他更认为,妖活着,不应该只为了活着而活着,做妖要有自己的原则,不然即便他活着也只不过是一堆可以行走的烂,那是没有灵魂的妖。

    叶白的原则就是在保证自己生命安全的况下,去尽可能的多管管闲事,去帮助弱小,他感觉那是他应该做的,一只妖如果有着强大的实力,而不去帮助弱小,那如此辛苦,冒着生命危险修炼还有什么意义,找个地方藏起来过完余生不是更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叶白还有另一个做妖的原则,那就是有仇报仇,有恩报恩。

    鼎千里而来找到他,阻止了他晋级筑基期,避免了被那些远古种族发现,而且还告诉了他破道丹的事,邀请他一同前往天墓界寻找丹药。

    这就是恩,虽然其之所以这么做,很可能是因为当初叶白带着他走出了天府城。

    但叶白看自己的命极为重要,他认为当初带鼎走出天府城的恩,远远抵不上这一次其告诉他远古种族之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偿还这个恩。

    “天道法眼,开。”叶白瞬间就感应到了天道之力,丹田之中那股陌生的力量,隐隐之间开始在度凝聚。

    就在叶白即将完全感悟到天道之力,进入天道模式的时候,突然远方一道灰色光芒浮现。

    “天哪,这是什么力量。”

    感悟到了天道之力的叶白率先感应到了来者,其上散发出的强大力量,让他都感觉到了胆寒,电光火石之间,他连忙将天道之力散去。

    而后快速运转吞噬祖符,隐藏自己的气息,悄悄的向鼎的下方潜行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鼎下方,叶白一手伏地,一拳紧握,强大的法力,妖力凝聚在腿部,天道之力随时准备着。

    看着上方的鼎,叶白

    眉头微皱,在心中盘算道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前来采摘鼎的远古种族之人,以其所散发出的气息和展现出来的速度看,即便是我达到了筑基中期也不一定是其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我即便加上天道之力,恐怕也只有被秒的份,只有等下趁其对付那两个筑基强者的时候,瞬间进入天道模式,爆发出最大的力量跳跃。”

    “来到鼎的边,而后快速打开天荒界逃进去才有可能,躲过此劫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么强大的敌人面前,我还能如此快的做出反应,并且制定出最好的作战方案,我可真是一个天才。”

    叶白在心中想了一遍等下要做的事,发现近乎天衣无缝之后,不由得在心中夸起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两个蝼蚁也想染指我的道食,真是找死。”如叶白所想的那样,面色冷峻的灰袍少年到达这里之后,马上就看向了五大家族仅剩的两名筑基强者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