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4961-41384742/

第二百九十章 不要总说不公平
    有眼色的大臣马上赞成道:

    “对!何况秦秀现在也不过才15岁,就算晚上三年也就18岁而已,若能够在18岁考中进士不但一点都不晚,反而要我说还是来的太早。”

    大司马王霸点了点头,然后行若无事地含笑道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将此事汇众一下,向皇上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那位大臣双眉微皱,然后阴奉阳违地说道:

    “最近皇上日夜操劳,为了国家日理万机,他的身体不是太合适操劳太多的东西,要我看还是我们几个商量了就好,将奏折递上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众位大臣商量好之后,也只是向皇帝报备了一下,并没有向皇帝提起此事,按照皇帝一贯的性格,自然不会去翻动那些无聊的奏折。

    虽然皇帝没有察觉到此事,但公主多少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皇宫中!

    公主秦彤萱一头乌黑亮泽的青丝,头绾风流别致如云高髻,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团凤坠珠簪子。

    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玛瑙手镯,腰系绣黄色底子粉蓝绣金花卉纹样绦。

    上面挂着一个淡紫兰素纹香囊,脚上穿的是莲花软缎靴,整个人姿形秀丽。

    宫女脸色怔了怔,然后苦闷地说道:

    “公主,今天我听说秦秀好像要被派去边关。”

    公主秦彤萱脸色怔了怔,然后行若无事地失笑道:

    “派去边关,不是回来了么?前不久我还去看他,顺便乘坐了一回他的老鹰,若不是没办法经常出宫,还真想再去坐坐,真有意思居然还能飞到天上去。”

    宫女脸色微变,然后郁郁不乐地说道:

    “不是的,公主!说是秦秀马上就要参加科考,有的大臣不喜秦秀,所以打算把秦秀派到边关,这样秦秀就参加不了科举了!”

    公主转头,然后镇静地失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宫女脸色微变,然后惆怅地说道:

    “秦秀那边让人传来的消息,让我转告给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公主踟蹰不前地说道:

    “唔!秦秀平日里还是蛮不错的,不但有好玩好吃的都惦记着我这个堂姐,甚至上次那个蛮狼族王子的事情,本宫还是觉得多少有些亏欠于他,若不是他将那个蛮狼族王子打伤了,本宫还真可能会嫁到草原去。”

    宫女欲言又止地说道:

    “是啊!公主,上次秦秀被派去边关,我们都还以为是九死一生,能够活着回来都是十分侥幸的了!”

    公主难以决断地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事就算告到父皇哪里,恐怕也没办法解决,看来只有找到皇祖母帮忙了!”

    宫女嘟着嘴,然后急不可待地说道:

    “对了,公主!秦秀那边说,去边关没关系,只要允许他能够带着边关那边的将领亲笔签名,回来参加科举就没有太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公主抿了抿嘴,然后心急火燎地说道:

    “胡闹,这不是马上就开始科考了,怎么这个时候去边关,就算能够在科考之前回来,也耽误科考啊!”

    宫女失笑道:

    “公主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公主诧异道:

    “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宫女提醒道:

    “你不是坐过秦秀的大老鹰么?你说他要是能够坐着大老鹰一来一回似乎也用不了多久?”

    公主微微点头,镇定道:

    “不错,好主意,只要这两只老鹰在途中轮番带着秦秀,相信很快就能够飞上一个来回,甚至连在途中运输巨狼战骑都只需要安排他的手下去办就可以,最多用上一两天时间就能飞个来回,一点都不耽误科考。”

    考虑妥当之后,公主就不慌不忙的前往皇太后那里请安:

    “孙儿见过皇祖母,向皇祖母请安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有着一头顺滑的头发,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。

    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点翠镶金花铀,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银杏叶耳环。

    腰系鹅黄色半月水波腰带,上面挂着一个孔雀绿银丝线绣莲花香囊

    只见她慈祥道:

    “最近一段时间在忙些什么?可有什么满意的少年,你这婚事可不能让你皇祖母我再头疼了!”

    公主嘟着嘴,然后急切地说道:

    “皇祖母,现在孙儿哪里会去考虑此事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失笑道:

    “怎么,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公主撅起嘴儿,然后急不择言地说道:

    “是啊!皇祖母你来评评理,这秦秀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,更是皇族后裔,眼看着科考在即,居然朝中的大臣要让他去边关押送巨狼战骑,这岂不是天下百姓笑话我们皇室么?”

    皇太后沉吟道:

    “大臣们也为难啊!你说这么多的巨狼战骑,一个弄不好就会出大乱子,要说除了秦秀恐怕朝中也没有人能够将这些巨狼战骑押送到边关了!”

    公主嘟囔道:

    “可这样对秦秀而言,也太不公平了?”

    皇太后苦笑道:

    “傻孩子,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公平的事情,就像你从小出生在皇家,天天都是山珍海味的,你看看穷苦人家的孩子,能填饱肚子都不容易,所以人啊!不要总说什么公平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公主不依不饶道:

    “可皇祖母也不能一点希望也不给秦秀吧!这样也太冷落了他的心了,毕竟他是孙儿的救命恩人,而且在草原上也是立功的,总不能就这么轻易抹杀他的功绩吧!”

    皇太后微微摇头道:

    “就是他的功绩太大了,如此年纪轻轻就有了这么好的功劳,等他年纪再大一点,那还不是功高盖主,你可不要忘记他还是皇室后人,他的权利太高,对朝廷未必是福!”

    公主撅起嘴儿,然后着急地说道: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总不能不让秦秀参加科考吧!这样天下的百姓会怎么看待我们皇室?最少我们皇室不能给人一种卸磨杀驴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微微点头,含笑道:

    “这倒未尝没有道理,但现在大臣们也提出要求了,说是让秦秀亲自押送一趟,那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点的主意?”

    公主提议道:

    “孙儿的意思,秦秀可以去,但只要能够获得边关将领亲笔签名的确认信件,就能证明秦秀是亲自送到了5万头巨狼战骑,这样就让大臣们松口,也能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!”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