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21-41384752/

第五百六十三章 好战的应颖英
    “这一次,关于神州的先祖,黄帝姬轩辕的圣痕的事情……我们还是有一些想要询问您们二位的……”

    程立雪小心的看了一眼符华还有许研武,询问着两人。3≠,↗o●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……不知道师父还有许……老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程立雪想了半天,最后还是找出来了一个称呼许研武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……许老?”

    许研武僵住了。

    许……老?

    老个屁!

    老子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二十多岁的有志青年!

    许老叫谁?

    老子有那么老吗?

    “别用许老叫我,把我叫的太老了。”

    许研武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该叫您什么?”

    程立雪有些思想枯竭。

    怎么称呼许研武……这还真的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直接称呼名字?

    有些没大没小了。

    叫许前辈?

    这个前辈前了不知道多少辈了……

    难道还能冲上去喊一声祖宗不成?

    “叫我……许……许先生……许老师……许……”

    许研武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卡住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好不容易才憋出来了一句:“你叫我许师伯吧。”

    “许……师伯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就这样吧,毕竟我比你师父还大点……”

    程立雪虽然感觉有些怪,但是还是很快的适应了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那许师伯,还有师父。”

    程立雪继续问着:“您们关于这个圣痕的事情……有没有什么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建议什么的倒是没有……毕竟只是圣痕。”

    许研武说着。,2≠3o

    但是符华却是看看许研武,补充了一句:“你们是在顾虑……我们对你们寻找姬轩辕的圣痕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程立雪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虽然,说是寻找最古老战士的圣痕,但是仔细想想……

    这玩意儿……是盗墓啊……

    而且面前两位活祖宗就在这里坐着呢。

    原本的程立雪还不清楚自己的师父是什么时代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从许研武这边来推测的来说……

    程立雪大概也猜到了师父是什么时代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许研武是刑天还是应龙,那师父应该也是那个时代的人……

    没有意外的话……

    师父应该也和姬轩辕……认识?

    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一群后辈们,现在正在和他们的两位祖宗,讨论着怎么去找他们祖宗的朋友的遗物的这样一个情况。

    这样想想看……

    有些带孝啊……

    “想太多,我们这一次来,不也是为了寻找这个圣痕的吗?”

    许研武满不在乎的说着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另一些,只是有关于神州的事情要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许研武捏住了扶手,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这数千年来,还是第一次用刑天应龙的身份回归神州,所以说……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说……你们这些年以来都做过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的,你们难道没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?”

    许研武话音刚落,就看到了应颖英两眼一亮,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情!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?说。”许研武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我的先祖没错吧!就像雅潇阿姨说的那样!!”

    应颖英两眼有些放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许研武有点犹豫,然后看了看符华,发现符华没有在意之后才是点了点头:“算是吧……我的确也算是你的先祖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我的先祖……那……”

    应颖英一拍身后的木匣,木匣的盖子突然间就打开了,龙qiāng的一角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我的先祖,那也就说明,你就是龙qiāng以前的主人,没错吧!”

    应颖英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这下子许研武倒是没有犹豫,点了点头:“没错……龙qiāng的确就是我以前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来打一场吧!!!!”

    应颖英有些兴奋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诶?诶?!”

    坐在应颖英身边的刑雅潇一愣,拉住了应颖英:“颖英,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找先祖打架啊!!”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为什么你要打架啊!!!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那是先祖啊。”

    应颖英有些理所当然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????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许研武是应颖英的先祖这件事情,和应颖英为什么要找许研武打架这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吗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许研武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是想要找我切磋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应颖英眼神有些火热。

    “嗯,但是我还是要姑且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许研武看向了应颖英:“你为什么要和我切磋呢?有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我的先祖,还是龙qiāng以前的主人……你的实力……一定很强!!!”

    应颖英毫不犹豫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强的人多了去了,为什么你一定要找我打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既然是龙qiāng的主人……就一定有能配得上龙qiāng的qiāng法!!!”

    应颖英的手按在龙qiāng上:“龙qiāng是一把我见过的最好的qiāng……它以前的主人,一定也是一个会用qiāng的很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一直以来都能梦见一qiāng。”

    应颖英直勾勾的看着许研武。

    “龙qiāng的气势……还有心中所蕴含的感情……还有更多!那一qiāng里面……什么都有,用尽了自己的一切!朝着那个巨兽就那样刺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qiāng好像连天都能刺穿一样!那一定就是你刺出来的一qiāng……我也想做到那样!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……先祖,和我战斗吧!!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研武沉默了。

    那一qiāng?

    哪一qiāng?

    我有刺出去过那一qiāng吗?

    我怎么不记得了?

    我记得我几千年前拿着龙qiāng的时候还是一个特喵的qiāng法菜逼啊?

    还是后来在失去心脏身体动不了之后的那段时间,才是各项技术突飞猛进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说那一qiāng是哪一qiāng?

    “巨兽?”

    许研武听到了这个词之后……回忆稍稍清晰了一些。

    巨兽应该说的就是蚩尤没错吧?

    刺蚩尤的那一qiāng……

    那一qiāng如果没记错,是自己当时太着急了之后,就发狠拼着分身全都灌输进了龙qiāng然后丢出去了……

    可不是就是把自己的一切灌输进qiāng里面的一qiāng嘛……11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