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549/

第三十一章 幻觉
    第三十一章幻觉

    梁王是醒来了,且从床榻上滚了下来,他双眸泛红,竟像是入魔了般,在地上打着滚,嘴里发出“嗷嗷嗷”的叫声,脚上固定了没办法动弹,双手却不断地挥舞,像一个发疯的病人。

    “滚开,滚开!”

    宫人上前想扶起他,却被他使劲伸手挥赶,只见他脸颊潮。红,人虽有神智,却十分躁狂。

    “鑫儿!”皇后疾步冲过去,俯身拉他,梁王竟用力一推,把她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杨嬷嬷急忙扶起皇后,皇太后冲御医喊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?赶紧上前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梁王像疯了一般,却也不是冲御医,双手对空中挥舞,眼神惊恐,仿佛空中有旁人看不见的可怕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就连慕容桀想上前,都被他赶走,他趴在地上,双腿不断后挪,人怔怔地定住一会儿,大家都以为他冷静下来的时候,他却忽然大喊,“滚开,不是本王杀你们的,你们要报仇,就找杀你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子安看到这里,明白了大半,癫痫大发作之后,部分会出现躁狂和幻视,而他脑部缺氧,也会出现幻觉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病人是很危险的,因为他们的痛觉神经会被麻痹,躁狂的动作多半比较粗暴,伤了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,他本身脖子和腿上就受了伤,虽说固定了,但是禁不起这般的折腾。

    必须要快速施针封穴,然后刺穴放血,让他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皇太后在这里,压根不会让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,作为医者,她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梁王再度陷入危险中去。

    她挣脱宫卫,疾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贵太妃惊怒道:“快抓住她。”

    子安却已经蹲在了梁王的身边,背对着他冲空气挥拳,“退下,有我在,休想伤害梁王。”

    梁王即刻躲在她的身后,像一个小媳妇那般,悄然探头出来,显得害怕但是眼神不若之前惊恐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镇住了,梁王发病,说胡言乱语就罢了,这夏子安是不是也疯了?若不是疯了,莫非她能看到一些旁人看不到的东西?

    是鬼吗?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在场的人都显得十分害怕,就连皇太后与贵太妃都镇住了,一时没做声,只静静地看着子安。

    宫卫得了贵太妃的吩咐,也惊疑着不知道该不该上前。

    慕容桀一手拦住宫卫,看着梁王的神情,挥手轻声道:“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皇后受了惊吓,瞧着子安面前的空气,喃喃地道:“天啊,冤魂,是冤魂。”

    一定是有鬼,这宫中冤鬼很多,一定是这些冤鬼缠上了鑫儿。

    子安回头,牵着梁王的手轻声安抚,“王爷休要怕,有我在,无人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梁王惊疑地看着她,轻轻地闭上眼睛,眉头蹙起,仿佛在想着她是谁。

    陡然,他又猛地睁开眼睛,眸色透红,一手捏住子安的脖子,面容狰狞无比,恶狠狠地道:“夏子安?”

    也不过瞬间,他的手缓缓地从子安的脖子滑落,子安在他掐住自己脖子的时候,已经飞快地施针。

    他的头一偏,枕在子安的肩膀上,人没有昏迷过去,但是显得疲乏无力。

    “快扶起王爷!”皇后悬在嗓子眼上的心终于落下一半,急忙命人上前。

    宫卫把梁王抬到榻上,梁王冷静下来之后,神情显得十分痛苦,呼吸比原先昏迷时候显得更苦难了。

    他双手抵住头部,无力地敲着,一声一声,他动着的时候,显得呼吸更加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啊?上前看看梁王的情况。”皇太后冲御医们怒道。

    院判急忙率领御医上前,这片刻的变故,让院判和御医都有些摸不着头脑,尤其那见鬼一幕。

    检查过后,他们都没能发现问题出在哪里,梁王为何会忽然疯狂,像见鬼那样惊惧,且那时候他的呼吸都是十分顺畅,力大无比,一点都没有之前病殃殃无法呼吸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,已经觉得梁王不是病这么简单,尤其皇后刚才还说请法师,联想前后,梁王怎会有羊癫疯这个病?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发作。

    加上如今梁王看起来神情十分痛苦,眼睛发直,脸色惨白得要紧,张大嘴巴呼吸,身子一起一伏,真有几分见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,其中一名御医颤颤巍巍地说:“皇太后,不如还是请个法师过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皇后陡然大怒,但是怒气中,却见眼神慌乱不已。

    皇后此举,引得皇太后与贵太妃都侧目而视。

    慕容桀却对子安道:“梁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”

    皇后也巴巴地盯着子安,有些坐立不安,面容惊跳,她色厉内荏地道:“你不可胡说,梁王的病情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她着重了病情两个字,仿佛怕从子安的口中听到遇鬼两个字。

    子安道:“回皇后的话,正如臣女方才所言,殿下是在癫痫大发作之后出现的后遗症,先是嗜睡,醒来后会有头痛腹痛等症状,至于方才梁王的举动,是有部分人可能会出现的躁狂或者幻视,加上梁王脑部缺氧,会让他产生幻觉,他方才所见所恐惧的,就是他所看到的幻觉,不是什么遇鬼,只需要医治,不需要请法师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神情渐渐地平静下来,“你是说,这都是因为他的病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“是,本来梁王殿下就缺氧严重,加上方才躁狂跳动了一番,更是刺激了他进而加重了缺氧,所以才产生幻觉。”

    院判却道:“不对,你之前跟本官说缺氧会导致呼吸困难,但是方才见梁王殿下发狂的时候,压根没有呼吸困难的症状出现。”

    院判现在可不敢再支持她了,这里已经不是摄政王可以做主了,皇太后来了,一切还是得按照皇太后的旨意去做。

    子安直言道:“这就是危险所在,人在躁狂或者出现幻觉的时候,会麻痹自身的神经,让他们感知不到痛楚或者是身体的不适,在这个过程中,如果得不到马上的抑制,就会有暴毙的可能性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皇太后厉声呵斥,“当着哀家的面,你也敢说这种晦气大逆不道的话?”

    子安一时懵了,她不太清楚这个皇家的禁忌,她急忙跪下,“皇太后恕罪,臣女失言。”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