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689/

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厮醒来
    第一百七十一章小厮醒来

    众人听得此言,大为吃惊。

    慕容桀对子安道:“还不赶紧地上去救人?”

    子安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礼亲王一眼,休克?

    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发生错乱,他方才是说了休克两个字。

    休克,不是中医的用词。

    还有,刚才听他分析的什么角度方位之类的,总觉得从一个古代王爷的口中说出来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但是,她觉得自己的猜想有些荒谬。

    如今,也不是考究这个问题的时候。

    子安在众目睽睽之下,上前拔出门房小厮胸口上的簪子,簪子被拔出之后,血液溢出,子安早准备了手绢摁住。

    伤口不大,且也没有对准心脏的位置,可以看出,下手之人除了没有常识之外,还绝对不是一个懂得武功的人,因为簪子没有刺穿骨肉,只是伤了皮肉

    刑部尚书亲自上前检查,但是没有耽误子安治疗。

    子安之前就对他进行电击,让他从休克的状态中醒过来,但是却在气户,云门,中府下针让他无法动弹,就连眼皮都不能睁开,可他的意识是清醒的,能清楚听到每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如今子安在他人中穴,百汇穴再施针通了经脉,子安道,“他一会便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刑部尚书也检查完毕了,道:“他有挣扎过的痕迹,指甲曾在岩石上刮过,双脚蹬地,大家可以看看他的指甲和鞋头鞋跟,都是有摩擦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过去,果然见他的指甲有破损,其中有两三只还染了血迹,鞋头和鞋跟也有磨损,应该是蹬地或者是抵住假山石头而产生的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有人掐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西门晓庆面容灰白,他悄然地隐退在人群中,想偷偷地溜走。

    但是陈柳柳一手揪住他的衣领子,“敢跑我便把你双脚掰到头上去。”

    西门二夫人梁氏见儿子被陈柳柳揪住,情急之下,厉声呵斥,“你这个野丫头,放开他,敢伤了他我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顿时,如天兵降临一般,十二个装束一样的男子顿时出现在梁氏的面前,仿若一道屏障,把梁氏堵得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凶狠的表情,梁氏也是个泼辣子,丝毫不怕,冲老太君叫道:“陈太君,你看你陈府的人,是想吃人吗?”

    老太君稳坐如泰山,连眉目都不抬,抽着烟袋冷冷地道:“你都有杀我孙女的心了,他们吃了你有什么奇怪?莫说他们,便是老身都想啃一口。”

    正如慕容桀所言,陈柳柳是陈府的掌上明珠,是老太君心尖上的人,怎容得有人恶意欺辱半句?

    梁氏气结,“你这是护短。”

    “陈家一向护短,你现在才知道吗?”老太君淡淡地吐着眼圈,银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发光,指尖轻轻地拨了一下烟灰,说不出的痞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一向讲究规矩,莫非您也不管吗?”梁氏被陈家兄弟’S逼得又退后两步,急忙尖着嗓子对礼亲王道。

    礼亲王想了一下,然后心平气和地问:“管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礼亲王看了看陈家兄弟,又问刑部尚书,“打人者如何论罪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看伤情论罪!”

    礼亲王点头,“嗯,本王是知道的,但是你掌管刑部,本王得问问你,这样吧,他们十二个人,若动手打了你,本王在此督促刑部尚书,按照伤情论罪,没有一个打人者可以逍遥法外,本王向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梁氏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人,若十二个人一同上来打她,就是一个个处死都没用。

    慕容壮壮垂下手,有些无奈,但凡有老三在此,事情都容易跑偏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看到子安给小厮施针的时候,还凑头过去在小厮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慕容壮壮顿时明白过来,老三竟然是为子安打掩护。

    这倒是奇了怪了,这老三是个认死理的人,没听过他会偏帮任何人,之前审理断指毁容一案,也是因为不合律法他才站出来。

    她很肯定,如果当时玲珑夫人占理,且有证据,他一定会在站玲珑夫人那边。

    但是,他现在竟然给子安打掩护?

    是老七给他的指示吗?慕容壮壮看向慕容桀,却发现那位更不在状态,他一如既往地懒洋洋坐在椅子上,眸色淡淡地看向外面的花草,仿佛那位被人冤枉杀人的女子压根不是他未婚妻似的。

    而那边,门房小厮已经醒来了。

    太子与夏婉儿对望一眼,神色皆有些震惊,太子冷冷地退后一步,冷睨了夏婉儿一眼,仿佛是在谴责她这事儿办得不牢靠。

    夏婉儿也没想到这个西门晓庆会这么的大意,连人死没死都不知道,如今见太子生气,她也是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子安扶着门房小厮坐起来,刑部尚书便蹲下来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门房小厮还很虚弱,但是勉强跪下来回答说: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叫桂圆。”

    “桂圆,是谁伤你的?”刑部尚书问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盯着门房小厮,小厮脸色很是苍白,嘴唇都微微发抖,他没有看子安,但是却想着她方才在他耳边低语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她说,只推说什么都忘记了或者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大小姐的用意,她不希望由他指证西门晓庆,因为,西门晓月以后将会是当家主母,若指证了西门晓庆,他会遭到报复。

    他磕头,然后抬起头来,指着西门晓庆,咬牙道:“是西门公子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发出哗声,虽然说大家已经猜到这个西门晓庆是有心陷害夏子安,但是没想到他自己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这真是贼喊捉贼啊。

    老夫人沉声道:“你把话说清楚一些,是不是他与大小姐在假山那边说话争吵,被你听见,所以大小姐让他动手?”

    老夫人这话便有些不要脸了,但是她没有办法,若今天问罪了西门晓庆,他们辛辛苦苦筹谋的一切便要落空了,西门晓庆是晋国公很重视的孙子,折在今日,虽说和他们无关,但是这笔账,总归是算在相府的头上。

    所以,老夫人以身份威逼引导小厮,让他顺着自己的口供作答,如果他这样作供的话,夏子安仍旧是主谋,西门晓庆纵然也要问罪,罪名却比较轻。

    门房小厮桂圆显然被老夫人吓住了,府中没有一个下人是不惧怕老夫人的,这种惧怕心理已经是日积月累,即便老夫人如今倒在地上,死剩一口气,他们都依旧会觉得害怕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