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752/

第二百三十三章 利用本宫
    第二百三十三章利用本宫

    胡欢喜听了这话,皱着眉头道:“我接管鼎丰号到现在已经一年了,这一年中,但凡没有盈利或者是没有希望的生意,我都统统折叠起来。如果醉月楼到现在还没有利润一直亏本,那么,这门生意就没有做下去的必要,我会着人审查账本,你交代账房,过几天我让人来接手。”

    胡兴没有想到胡欢喜这样说,他说没有利润的时候是怕要分红利给公中。

    因为老爷子有规定,但凡是公中出资开设的生意,都必须把利润的五成归公,这些年他一直都对老爷子宣称醉月楼没赚钱,老爷子其实不信,但是,便当做是给二房的补贴,加上他也不会来醉月楼查验,所以就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胡欢喜可不是老爷子,她接管鼎丰号之后,手段狠辣,但凡没有利润的生意,她手起刀落便断了。

    子安勾唇笑了,其实从胡兴否认今天有买过小丫头,她便知道他在撒谎。

    一个人若是在撒谎,就算这个谎言说得多么完美,但是脸部表情和身体语言都会出卖他,子安曾副修心理学,所以一眼看看出胡兴在撒谎。

    他否认,胡欢喜没有表示出怀疑,而是马上相信了他,但是片刻转移了话题,要废掉醉月楼,对胡兴而言,这是致命的决定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敢接胡欢喜的话,反而乖乖地把话题转了回去,“对了,妹妹,你说要找一个丫头,这个丫头是谁家的啊?”

    子安这才做声,“大公子,这丫头是我的,有人说看见被卖了进来醉月楼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?”胡兴看着子安,再次打量她,她虽然坐在这里不做声,但是气势一点都不输给大长公主和这个小贱人丫头。

    “我叫夏子安。”

    夏子安?

    胡兴对这个名字是真的一点都不陌生啊,或者可以说,京城的人对这个名字都不陌生,未来的摄政王妃,相府的千金,悔婚梁王却没有被降罪,甚至还得了摄政王和皇太后的赏识。

    听说还无端懂得医术,跟他们家那小贱人一样,以前就是唯唯诺诺的一个小丫头,忽然就变得什么都懂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奇了怪了,最近这些女人怎么一个个都崛起了呢?

    “原来是相府千金,失敬失敬!”胡兴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言重了。”子安知道胡欢喜的计划之后,也不着急了,淡定地坐着等胡兴把人送上来。

    胡兴问道:“夏大小姐方才说,有人亲眼看见小丫头被卖进了醉月楼?这个人可有看错?”

    子安摇头,“应该是没有错,因为,是卖她的人亲口说的,说来不怕公子笑话,这丫头得罪了我,我便一时生气说要卖了她,被府中管家听到,她便以为我真的要卖了她,擅自做主便带到醉月楼里了。”

    子安这样说,便是等同告知胡兴,卖了小荪是她的错,和醉月楼一点关系都没有,如果把人交出来,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胡兴听得此言,笑了起来,“原来是这样,既然是说是真的卖进来了醉月楼,那许是花娘也不清楚的,她忙里忙外的,怕没注意到这些小事,要不,小可出去问问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子安微笑道:“就有劳大公子了,实在是我习惯了这个丫头在身边伺候着,换了其他人不习惯,才来叨扰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不相识嘛,大小姐不必客气,请稍等,先喝杯茶。”说完,他对着慕容壮壮拱手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门关上,胡欢喜冷笑道:“醉月楼一直我都不赞成留着,早该端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壮壮看着她,“得了,你这样帮本宫,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胡欢喜大呼冤枉,“公主这不是误会了我吗?哪里有什么要求?不过是顺水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?那本宫就受了这个顺水人情了。”慕容壮壮乜斜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胡欢喜讪笑一声,“还真什么都瞒不过公主。”

    她端了端神色,“是这样的,太傅最近跟老爷子来往得甚密,且有意替太子殿下登门提亲。”

    “提亲?不是已经有王妃人选了吗?相府千金夏婉儿啊,皇后都下了旨意了。”慕容壮壮奇异地道。

    “夏婉儿是太子妃,但是良娣良媛还是可以有的嘛。”胡欢喜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子安与慕容壮壮对视了一眼,皇后与太傅真是精打细算啊。

    首先让夏婉儿做了太子的正妃,巩固朝中的势力,然后再娶胡欢喜为良娣,那么,便是势力财力都有了,有了胡家这个大水源,他们要做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慕容壮壮取笑道:“做个太子良娣也好啊,日后太子登基,太子妃是皇后,你这个良娣再不济,也能封个妃,诞下皇子,就是贵妃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,您甭埋汰我,这贵妃也好,良娣也好,谁爱当谁当去,我胡欢喜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子安微微笑,“但是,被皇后娘娘和太傅盯上了,可不好脱身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,”胡欢喜努努嘴,“刚好你们找上门来,我也就有靠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厚颜无耻,一个小丫头换本宫这么大的忙。”慕容壮壮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欢喜笑着说:“生意人嘛,难免便厚颜无耻一些的,公主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慕容壮壮转头看着子安,“瞧,她的厚脸皮比起你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啊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轮到子安大呼冤枉了,“我什么时候厚脸皮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慕容壮壮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子安想了一下,好吧,她确实是厚颜无耻地拉住一大堆的靠山,但是,有人脉为什么不用呢?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吗?再独立的女人,也需要帮手的,人是生活在群体社会里,许多事情,一个人是做不来的,人脉也是靠自己的本事争取回来的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有人脉本身就是本事的体现。

    见子安无话了,慕容壮壮便道:“也只有本宫这么傻了,在咱大周朝,女子多半是被男人戏弄在手掌心上,但是本宫却被你们两个女子一再利用,也罢,谁让本宫心肠软呢?”

    “您不也看了一场又一场的好戏了吗?”子安想起陈柳柳的话,不禁又好气有好笑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,没亏!”慕容壮壮大方地说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