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754/

第二百三十五章 诚意
    第二百三十五章诚意

    翠玉见她怒气颇盛,也不敢怠慢,急忙就去叫老夫人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这段日子都失眠,得依靠安神茶才能睡着,这刚入睡,翠玉便来了,轻声喊道:“老夫人!”

    老夫人陡然睁开眼睛,满脸的怒气,“你最好有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翠玉惶恐地说:“老夫人,大小姐来了,说是要报官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怒极,“疯了吗?还嫌最近相府闹的笑话不够吗?起火的案子刚结案,多少人还盯着咱相府?她现在去报官,是要我相府不得安生啊。”

    翠玉无奈地道:“老夫人,大小姐看起来很生气,得您去说一声才是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摆手,“不,老身不能跟她说,老身这浑身的怒火,发不得,免得坏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忽地又怒道:“她到底还想怎么样?人都打成这样子了,老身都没找她问罪,她反而大晚上的过来兴师问罪,如今是真当自己是摄政王妃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便有一名家丁在门口禀报:“老夫人,后花园起火,把丹青县主打算搭建小屋的木材全部都烧了,而且,刚筑建起来的围墙,也被推倒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脸色发青,盯着翠玉,“蓝玉呢?”

    翠玉不敢说看见她出去了,只说道:“大夫为她治疗过后,便一直在房中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先叫她过来。”老夫人想起她今日的举动,她是很不甘心的,也埋怨自己没有为她出头,这个愚蠢之极的人。

    翠玉让小厮去传蓝玉,自己则为老夫人更衣。

    刚穿好衣裳,蓝玉便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因鞭伤走路都一瘸一拐的,眼底却尽然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传奴婢呢?”蓝玉进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花园的火,是你放的吗?”老夫人忍住怒气,尽量和颜悦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蓝玉见老夫人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,便承认了,“老夫人,确实是奴婢和二小姐做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看着她,“蓝玉,你跟了老身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蓝玉想也不想地回答说:“奴婢十三岁便跟在老夫人身边,到现在已经三十四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四年,好漫长的岁月,你和翠玉都没有嫁人,一直跟在老身的身边,老身这些年,也不曾亏待过你们二人,是不是?”老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蓝玉感激地说:“老夫人一直都奴婢和翠玉都很好,奴婢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声音冰冷地道:“蓝玉,这是老身最后一次保你,这件事情过去之后,你离开相府吧。”

    蓝玉神色一怔,嘴唇略颤抖,“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老夫人整了一下衣衫,“夏子安如今就在外面,她扬言要报官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蓝玉不屑地道:“报官?官府也不是她开的,她说要报官得有证据,再说了,不过是两个奴才,官府不见得会受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怔怔地看着蓝玉,几乎不相信这句话是从她的嘴巴里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想起以前提拔起她们两人在身边,是因为她们聪敏懂事,但是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们变得这般骄傲跋扈,且无知愚蠢的?

    “你是说,她堂堂相府的千金,去报官,官府会不受理?”老夫人满脸铁青地问。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蓝玉见老夫人忽然生气,顿时意识到自己已经触及老夫人的逆鳞了,她连忙跪下,“老夫人息怒,她说要报官,老夫人不让她去不就得了吗?老夫人可以软禁她的,府中都是您的人,都只听您的话,只要软禁了她,也不许外人进夏至苑,她就没本事跟您作对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了这话,怒极反笑,“好啊,蓝玉,你真是高看了老身,老身还真没本事软禁她,你以为她还是以前的夏子安吗?你认为老身可以阻止摄政王和大长公主来府中找她?”

    翠玉也忍不住说了,“蓝玉,你可知道,如果真的要报官,你是蓄意伤人且贩卖人口,就算不是死罪,你这辈子都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蓝玉这下才慌神了,连忙磕头,“老夫人,您要救奴婢啊,奴婢原意只想教训她一下,没想惹这么大的祸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静静地道:“所以,老身方才说,这是最后一次保你,然后你离开相府。”

    她身边不需要这么愚蠢的人,如果不是看在她知道自己这么多秘密的份上,又伺候了自己这么多年,这一次绝对不会帮她。

    加上这个节骨眼上,她不能惊动官府。

    蓝玉跌坐在地上,一脸的绝望,离开相府是她从没想过的事情,她本来以为可以依附老夫人,一辈子过这种荣华的日子,虽然名誉上是下人,但是她在相府如今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

    离开了相府,她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老夫人面容一正,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子安在正厅里坐着,屋中的下人知道她是来兴师问罪的,也不敢怠慢,上了茶点给她慢慢享用。

    人就是怎么奇怪,分明也是那个人,之前没发火,没有人把她当回事,但是一旦裹挟着怒气而来,便无人再敢轻慢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!”门口的侍女见老夫人来了,松了一口气,急忙行礼然后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老夫人跨步进来,也没看子安,径直走到正座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翠玉跟在她的身边,蓝玉在门口,犹豫了一下,也跟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坐下来之后,老夫人看着神色阴沉的子安,“说吧,这么晚过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子安扬起眸子,先扫过蓝玉那张脸,才缓缓地落到老夫人的脸上,“我屋中的两个人,一个被卖到了醉月楼,一个重伤在城外野地,老夫人打算怎么给我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交代?”老夫人眯起眼睛看子安,她对夏子安的容忍度已经到了极点,却不得不再忍耐几天。

    子安摊手,“伤人,卖我房中伺候的丫头到醉月楼,这是刑事,我要求报官。”

    “报官?”老夫人皱着眉头,“你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吗?如今我们相府已经很多是非,报官只会让人对我们相府更加的指指点点,老身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子安淡淡地道:“老夫人不同意,那打算如何给我一个交代啊?我的意见已经摊开了,和老夫人是有商有量,希望老夫人也拿出几分诚意来。”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