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757/

第二百三十八章 她真的是恶鬼
    第二百三十八章她真的是恶鬼

    竹林里,传来凄厉的尖叫声,惊起了林中栖息的鸟儿。

    刀老大恼怒极了蓝玉,捆绑好她之后,幸灾乐祸地道:“你也有今天了,让你在这里慢慢等死,尝尝桂圆受过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杀他,我没有杀他。”蓝玉厉声喊着,“你年纪小小这么恶毒,你不得好死,跟着夏子安那贱人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坏的下场,都坏不过你,瞧你现在落了个什么地步?你是没有杀桂圆,但是,今晚如果没救到桂圆回来,他在野地里会不会被狼吃了?还有小荪,如果她一时看不开自尽了,你就欠下两条命了,我最憎恨你这种人,自己的命是命,旁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?”

    蓝玉惊惶地摇头,使劲地挣扎,“不,你放开我,我给你银子,你要多少银子我都给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刀老大不为所动,“与其求我,还不如想想自己这辈子做了多少坏事吧,这不是大小姐在惩罚你,是上天在惩罚你,我娘说的,如果一个人到了听天由命的时候,就看你平时做人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子安在远远地看着刀老大,听他这一番话,实在是没有想到,这个傻乎乎的小子,竟然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。

    刀老大说完,不顾蓝玉的凄厉叫喊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竹林外的子安,他有些颓然地说:“大小姐,木材都没了,围墙也推倒了,咱们怎办?”

    子安看着一堆被焚烧得漆黑的木材,还有那刚筑建起来隔开相府与后花园的围墙,围墙还没筑建完成,如今却变成了一堆烂砖头。

    她嘴角挽起一抹浅笑,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?”刀老大不解地看着她,大小姐是气糊涂了吧?

    “老夫人今晚说了一句话,我是真的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刀老大疑惑地问道,他一直都在听着,却不知道说的什么话可以让大小姐受教。

    “木材被烧,围墙被推倒,老夫人说,这有可能是咱们嫁祸给她的,那么,咱们是不是应该转过来想一想,这假山回廊被炸掉,也是她们自己做的,然后发难的时候,我也可以宣称是他们想要嫁祸给我呢?”

    刀老大不明白,但是看着大小姐的脸上那抹诡异的笑容,似乎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凡他听不懂的,都一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小刀,帮我去找些硝石,硫磺,火药,不要被人看见,暗中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刀老大应道。

    后面传来蓝玉凄厉惊慌的声音,歇斯底里,刀老大说:“大小姐,您说今晚她会不会被毒蛇咬死呢?”

    子安轻声道:“小刀,蛇虽然有毒,但是,从来是你不犯它,它不会攻击你,除非它感觉到有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子安慢慢地走着,“如果她今晚静静地,不要尖叫,不要说话,不要试图驱赶围过来的蛇,那么,她可以活着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刀老大啊了一声,“那大小姐是打算放过她?”

    子安摇头,“小刀,你方才说的话很有道理,当一个人去到听天由命的时候,决定生死的就是她生平所作,蓝玉戾气很重,一个人戾气重的时候,即便是一声尖叫,都带有浓重的威胁,蛇是很敏感的,它们能分辨得出一个人身上所带的气场。”

    刀老大这才放了心,蓝玉不死,他们都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年头,但凡轻贱生命的人,都该被人轻贱的。

    玲珑夫人与漱玉在后花园的雅室里,听到竹林里传来凄厉的叫声,叫了许久,之后,就没有声息了。

    玲珑夫人在一切都死寂了之后,对漱玉说:“夏子安如果不死,相府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蓝玉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与蓝玉一起死的,还有假山湖中长廊。

    刀老大连夜找来了火药,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来的,总之,清晨一声巨响,把相府炸得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连通前后院的湖中长廊被炸毁,伫立在湖中的假山群,也被炸掉了一部分,粉末和火药的味道,许久不散。

    老夫人听得消息,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丞相冲出去,只看到一片的狼藉。

    夏子安,你死定了!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翌日早上,子安一如既往地背着药箱出门,仿佛昨夜不曾发生过任何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在门口,被夏丞相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做的?”夏丞相铁青着脸,如恶狼般的眼神盯着子安。

    子安扬头,唇边有清淡的笑容,“相爷这是要嫁祸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敢做为什么不敢当?你一向不是这样的。”夏丞相鄙夷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子安挪了一下药箱,“相爷过奖了!”

    这般的厚颜无耻,不也是跟他们学的吗?子安忽然发现,这个一推四五六着实好用,没错,就是她做的,但是她不承认,那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“夏子安,你没有给自己一条退路,以后就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子安浅笑盈盈,“如此说来,相爷一直都对我手下留情?对了,说起长廊和假山,昨夜木材和围墙也被人肆意破坏,相爷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夏丞相眉心跳动着怒气,“所以,你是报复?”

    “报复?”子安笑了,转身而去,“相爷认为我这段日子做的都是什么事?不就是这两个字吗?”

    夏丞相看着她的背影,双肩缓缓地塌下。

    这个女儿,到底是和自己离了心。

    蓝玉的尸体被搬出去,抬出来的时候,尸体已经冰冷。

    她是被毒蛇咬死的,眼睛没有合上,眼底还能看到破碎的惊慌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她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但是府中下人竟然无一怜悯她,想起她生前的种种作为,大家都觉得解恨。

    除了翠玉。

    翠玉哭着跪在老夫人的面前,求老夫人给蓝玉厚葬。

    老夫人刚回过一口气,脸色还苍白得要紧,她哆嗦了一下手,仿佛听到了死神的诏令。

    “之前让你去找法师的,找了没有?”老夫人紧锁眉头,盯着翠玉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?”翠玉一怔,想起起火的时候,老夫人说过要找法师,但是后来她又说不信这些事情,不许她去找。

    如今,她是相信了吗?

    老夫人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胸腔都发痛,“她是恶鬼,她一定是恶鬼,否则没有这么狠毒的心肠。”

    翠玉张张嘴,本想说,大小姐这是反击,但是,她知道说出这句话,老夫人定必会大怒。

    翠玉轻声道:“起火之后,奴婢是偷偷地找法师来看过,法师说,大小姐没有鬼魂附身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没有找过,但是她不想去找。

    因为,她认为大小姐就是恶鬼,她如果去找法师的话,大小姐会先杀了她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,她彻底惧怕那个曾经懦弱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她还想活着,即便是窝囊地活着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