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842/

第三百一十六章 腿伤
    第三百一十六章腿伤

    过了两天子安去梁王府,便见府中的姬妾背着包裹鱼贯而出,就连侧妃都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每个人脸上都很开心,丝毫没有伤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子安很奇怪,快步进去,见梁王坐在屋中,手不断地拨打着算盘,一边打一边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走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子安问道。

    梁王抬起头,一脸的幽怨,“本王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子安坐下来,把药箱放在桌子上,看了看他的账本,账本上列了许多数,都是支出。

    “打发去了。”梁王牙痛般抽了一口冷气,“姬妾五千两,侧妃一万两,都打发走了。”

    子安失笑,难怪一个个那么高兴,原来都得了巨款。

    子安和梁王熟悉之后,得知这些姬妾和侧妃有些是穷家女,被父兄卖进来的侧妃也只是小家碧玉,入府之后,也有些死于非命,反正梁王也不碰她们,给银子打发出去,她们自然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打发出去?”子安有些好奇,他如今都好了,按理说该好好地享受属于自己迟来的春天,却在这个时候把人赶走了。

    梁王合上账本,严肃地看着她,“你也不要明知故问,你这段日子其实不是治疗本王的羊癫疯,你是在治疗本王的隐疾,是吗?”

    子安见他不像生气,便承认了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梁王很敬佩她的医术,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只是下针,你甚至都没有检查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算是误打误撞的,之前我治疗僵尸病的时候,曾给苏青和王瑜下针,苏青说我走飞针之后,他有些异常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梁王震惊,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蕴含多高深的医术,却想不到是误打误撞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子安笑了笑,这一次的误打误撞,让她明确到一点,温意写的这本金针术,真的有奇效,值得她花心思钻研。

    梁王眼底有熠熠光芒,“那么,你能不能误打误撞治好本王的腿呢?”

    子安看着他,正色地道:“你的腿,我有把握,只要你信得过我。”

    梁王叹气,“还有什么信不过的?你都治好本王的隐疾了。”

    子安眨了一下眼睛,“谢谢,我本以为你会很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?”梁王苦笑,“所谓生气,只是掩饰本王的自卑,本王已经见过太多的庸医了,早就不做任何的希望,但是,你给了本王这个希望,让本王觉得,自己还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活着,做一个正常人,是本王一直以来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子安泪盈于睫,她明白梁王,明白那种苦楚,忍不住握住他的手,“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梁王看着她的手,反握住她,眼神热烈,“你现在是不是后悔没嫁给本王了?觉得本王比皇叔出色吧?如今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子安一怔,猛地收回手,却看到梁王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作弄我?”子安生气地道。

    梁王乐不可支,“你刚才的样子可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子安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那你笑够了没有?笑够的话脱裤子吧,我检查检查我治疗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笑声戛然而止!

    检查是检查,但是却是检查腿上的伤。

    梁王左右腿都有伤,但是,右腿明显严重很多,骨折之后处理不好,导致骨头长歪了,无法正常支撑身体,而且,看情况,应该会有压迫神经性,这意味着,他很多时候都要忍受巨大的疼痛。

    骨头现在已经长定了位置,要重新治疗,便要打断重接。

    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,这会活生生把人痛死的。

    子安把这些基本情况告知了梁王,让他自己做选择。

    梁王想都没想,直接便道:“你只管医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痛吗?”

    梁王看着她,“天底下还有不怕痛的人?但是,痛是暂时的,腿是自己的,本王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他再一次这样说。

    子安嗯了一声,从药箱里取出针包,取了一根最长的针消毒,“对了,你的隐疾都好了,为什么还要让她们走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,都是母后做主的,其目的是为了粉饰太平,现在没有粉饰太平的必要了。”梁王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子安点头,表示明白,这么多人入府,是皇后为了防止外人揣测梁王不能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府中很多姬妾死于非命,你知道是谁做的吗?”子安问道。

    梁王点头,“知道!”

    “太子?”

    梁王沉默了一下,“开始,本王也以为是太子,但是,后来知道是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听闻说你的名声这么坏,都是太子传出去的。”子安有些诧异,皇后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“母后的原意,只是为了营造一种假象,让外人认为府中姬妾为了争宠斗个你死我活,但是,太子为了丑化我,便借着这种母后做的这一切谣传我暴戾,冷酷,是我杀了这些人,我的名声自然被他败坏了,父皇也因此对我很厌恶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沉寂,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难过,因为,皇帝以前是很宠爱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父皇不知道你的隐疾吗?”子安不由得好奇。

    “除了皇叔和母后,其他人都不知道,皇祖母也是近两年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子安想起皇帝的病,那么的神秘,“你知道你父皇是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梁王抬起头,“你可以去问皇叔,皇叔不是去看过父皇吗?”

    子安后来没问过了,因为慕容桀也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人奇怪的,慕容桀对她的医术按理说是有信心的,但是为什么不让她去给皇帝医治呢?皇太后甚至也没提过。

    大家似乎都对皇帝的病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皇帝到底是什么病?

    “你也不能进去探望你父皇吗?”子安忍不住打听几句。

    梁王摇头,“不能,除非皇祖母恩准,否则便连母后都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子安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,为皇帝治病危险重重,她退避三舍都来不及,实在不能上赶着扑过去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惹什么麻烦,因为,她的麻烦还有很多,府中便有一位贵太妃等着揪她的错。

    她把话题重新转移回腿伤上,手里捏着针,“我会在你腿上的穴位用针,你看到这根针是比较粗的,且也比较坚硬,和往日走飞针的针不一样,下针的时候有些痛,你忍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下针有用吗?”梁王问道。

    子安道:“只是用来检查你的神经有无受损,受损情况严重不严重,如果严重的话,比较棘手。”

    梁王的腿是在发育的时候受伤,且受伤只有也有锻炼,没有造成肌肉畏缩,这点让子安很满意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