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936/

第四百一十章 陈府宴客
    第四百一十章陈府宴客

    子安这边闹得活色生香,但是贵太妃那边是真的大头冒烟。

    南怀王一脸阴郁地回来,进来之后一屁股坐下,也不说话,只独自生闷气。

    贵太妃知道他生气什么,淡淡地道:“把定金拿回来就是,这批先不要,等下一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拿得回来?那些人收了双倍赔付给武林盟的定金,现在我们不要那些弓弩,还得让我们赔付双倍定金,本王都说了,先等等,确定了此事再找他们,现在好了,白白亏了一大笔银子。”南怀王怨气十足地道。

    贵太妃气恼得很,“谁知道他留了这么一手?这本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忽然来个休书,改了人选,还让你去调查瑶芷一案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里是这么好对付的人?若真的这么愚蠢,儿子也不会这么多年都不能回京,大概你和梁树林结盟的事情早被他知道了,梁树林救崔大人的事情,本来就经不起调查,只怕如今都告到皇太后那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贵太妃沉默了一下,眼底生出怨恨,“哀家不是低估他,哀家只是以为,他多少会顾念母子亲情,就算知道哀家与梁树林结盟,他顶多是从中获利,谁想到他直接断了后路,他真是疯了,自己也没打算做皇帝,为什么就不能让你做?他这般拼命,不是为了帝王之位,也不是为了钱财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母妃想得可真是幼稚,你都要杀他了,他怎么还会顾念母子亲情?他的心是石头做的,不会对任何人心软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夏子安倒是不错,”贵太妃想了一下,“你觉得,夏子安如何?能不能从她那边入手呢?哀家就不信她不想做皇后。”

    南怀王冷笑,“母后这话问儿臣妥当吗?如果你与夏子安合作,那么做皇帝的就是慕容桀,有儿臣什么事?”

    贵太妃自知失言,这话也不该当着他的面去说,但是这念头种下了,便不断落地生根。

    夏子安这个人,她观察过,是功利性的,她所结交的人非富则贵,胡欢喜,慕容壮壮,陈柳柳,柔瑶,而且,当日她不嫁给梁王,大概一则是知道梁王暴戾,二则是因为梁王没有什么实权。

    可一旦说赐婚给慕容桀,她倒是屁颠屁颠地同意了,她没有野心?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安抚着南怀王,“母妃自然不可能找夏子安,毕竟,以前母妃对她下过手,她对母妃也恨之入骨,不过这个人的手段倒是可以利用一下,人嘛,总有喜好的东西,不是钱便是权,权她现在有了,钱,她却不多,而且,你看她结交的胡欢喜,公主,陈家,都是有钱人家,所以,这可能会是一个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,您想得太简单了,夏子安不好收买,她和慕容桀之间,大概是有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感情也有个价,再说,他们真正相处的日子不多,何来的感情?”贵太妃从不信所谓的感情,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只追求感情,而不追求实质的东西,“而且,她若是聪明人,就该知道慕容桀没打算做皇帝,他现在树大招风,得罪了许多人,若不捞点好处,退下来的时候她怎么办?权是暂时的,唯有拿在手里的银子才是实际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哪里来的银子去收买她?”

    “萧枭生死未卜,若萧枭死了,壮壮的家财便落在了萧家的手里,如今慕容桀还当权,他可以下旨,把壮壮所有的家财收归国库,当然了,最后是不是收归国库,夏子安可以动手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桀会听夏子安的吗?”南怀王觉得此事行不通,他和贵太妃不一样,贵太妃她是以自己的惯性思维却想任何事情,她认为,每个人都可以被收买,像慕容桀那样什么都不求的人,几乎没有,夏子安从相府一个不受宠的女儿攀登到现在的摄政王妃之位,一定也用了不少的手段,她是有所求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有所求,就有弱点,抓住这个弱点,便可大肆利用。

    这一点,她是从龙太后身上学到的,当年龙太后晓谕六宫,但凡争夺之人,得首先有这个本事,没这个本事的话,就藏起自己的弱点,别被人利用了,因为,只要是人,就一定有弱点,一旦被人抓住自己的弱点,便得赔付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当时她牢牢记住龙太后这句话,她一直都隐藏自己的野心,尤其在龙太后面前,她小心翼翼,但是,不管她怎么做,龙太后那双眼睛就像是能看穿人心思般锐利,因此,也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南怀王心头却警惕了起来,他心里很清楚,母妃要的只是皇太后的位子,她要权势,不管是他还是慕容桀两人谁做皇帝,她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如果夏子安一旦投靠了她,且说服慕容桀争夺,那么,自己的命运也到头了。

    陈老太太宴请宾客,也邀请了贵太妃,但是她不会去。

    因为,她知道陈家不可靠拢她,没有利用价值的人,她不会去接近。

    不过,她却听到了一个消息,大长公主慕容壮壮也会出席。

    她骇然不已,质问阿福,“你不是一直都命人监视公主府吗?为什么她好了你却不知道?”

    阿福也十分委屈,“是的,贵太妃,我们的人到现在还没撤走,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贵太妃破口大骂,如此说来,今日宫中的那场闹剧,她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刚生出收买夏子安的念头,便被迅速浇灭,她不禁颓然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或许更好,如果慕容桀在乎夏子安,那么他一定会听得进去夏子安的话,夏子安叫他争夺皇位,他就算不会马上答应,一会慎重考虑,只要他愿意去深思,愿意去尝试,一旦尝试到权势的甜头,他就会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心。

    陈府今天很热闹,美其名曰是请宾客吃饭,其实就是试办一下婚礼检验下人的反应和应对,毕竟,对陈府来说,柳柳出嫁是大事,到时候是容不得有丝毫的损失。

    今天自然也邀请了萧家的人过来,子安和慕容桀进去的时候,老太太正在一本正经地跟萧侯爷说彩礼和陪嫁的事情。

    子安在现代不怎么参加过婚礼,但是,也知道这是一场角力,即将结为姻亲的两家人,一场关于钱财和地位的角力。

    但是,对话却让子安大跌眼镜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