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3940/

第四百一十四章 婚前小状况
    第四百一十四章婚前小状况

    倪荣回来告知慕容桀,已经找到了梁树林喜欢的那个女子,被贵太妃关押在城外的别院里,有专人看守。

    “王爷,是否把她带走?”倪荣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桀却不着急,“先调查她的背景,还有调查她与梁树林认识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春香楼的姑娘,应该是梁树林去春香楼的时候认识的吧?”倪荣猜测。

    “梁树林不是那种地方。”慕容桀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”倪荣想起梁树林这个人,倒是很安分守己的,这种风尘地方他是不会去,“王爷怀疑这个紫葳接近梁树林是别有用意的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奇怪?”慕容桀用手敲着桌子,“你先去调查,如果证实是有人暗中指使她的,查清楚指使她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倪荣想说这还需要调查吗?如果说她真的是故意接近梁树林,那么,背后这个人也一定是贵太妃。

    慕容桀其实心里明白,如果有人指使紫葳,这个人一定是贵太妃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要半明不白,他要的是查清楚,所有的事情他都要清晰。

    倪荣调查所得,果然不出他所料,他们两人是在城外认识的,当时紫葳的马车坏了,入城有一处官道狭窄,她的马车停在路中间,阻挡了去路,刚好那天梁树林办差回来,见官道上堵塞得厉害,便去帮紫葳修好马车,紫葳为了报答,便宴请他吃饭,这样一来二往,就搭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紫葳姑娘似乎对梁树林动了真情,属下监视她的时候,看到她闷闷不乐地作画,画中人是梁树林。”倪荣道。

    慕容桀没做声,只是兀自沉思。

    良久,他道:“你暂且想个法子把她救出来安置好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有什么打算?”倪荣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桀淡淡地道:“到时候自然有用。”

    梁树林是一个很好的棋子,他是梁家的人,有着旁人没有的优势。

    最近喜事儿比较多,梁王还没痊愈,便让慕容桀入宫为他请旨,他要娶懿儿。

    而且,婚期越快越好,最好是和萧拓一起成亲。

    亲王成亲,自然没有这么快速,光筹备婚礼都要三个月左右,但是,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的人都流行闪婚,都动了这门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,梁王是有心思的,因为梁国太子要回国了,且他要带着流月回去,如果懿儿没有成亲,那是一定得跟着回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,宋瑞阳没打算让梁王如愿,他虽对梁王很满意,但是千辛万苦才找回妻女,他不可能不带她回家便直接让她草率地嫁人。

    带走懿儿,等同要了梁王的命,不过,幸好懿儿安抚,她告知梁王,她也想回去见一下自己的家乡,至于婚事,会走两国联姻的路线。

    梁王也觉得仓促娶懿儿会委屈了她,只得同意放行,但是,要喝过萧拓的喜酒才走。

    萧拓在婚前几天,总是往陈家跑,后来老太太说,成亲前不能见面,让萧拓不要再来了,萧拓很郁闷,因为来陈家,可以跟陈家兄弟和柳柳过招。

    他开始喜欢陈家的人了,当然也包括柳柳。

    本来天天见,忽然不能见,萧拓和柳柳都不习惯,所以,婚礼的前天,柳柳偷走出去见萧拓。

    但是,一直到傍晚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老太君让陈龙陈鼠去带她回来,两人去到侯府,萧家的人说萧拓在王府,陈家两位兄弟只好又去了王府,萧拓是在王府没错,但是却说柳柳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萧拓道:“我今日一早就来了王府,没见过柳柳啊,是不是她去找我没见到我,又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没回来,今日响午出去的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陈龙说。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去了公主府?或者是去了柔瑶那边?”萧拓道。

    子安有些不放心,道:“大家伙出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兵分三路,分别去了公主府,梁王府和鼎丰号,最后还去了找柔瑶,都说没见过柳柳来。

    这下大家可着急了,慕容桀调动巡城卫去找。

    陈太君急得不得了,她忽然想起,柳柳的生辰快到了,十九岁的生辰。

    她心慌得很,把陈家所有的人都遣出去找。

    亥时左右,终于听得下人来急匆匆来报:“太君,小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,看老身不打断她的腿!”陈太君拍案而起,疾步走出去,却看到陈柳柳是被抬着回来的。

    她浑身鲜血,脸色惨白,远远看过去,只道是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天啊,怎么会这样的?”陈太君腿肚子都软了,扶住了圆柱。

    送柳柳回来的是人竟然是玲珑夫人和夏婉儿,这两人已经消失在众人视线许久了,大家都几乎把她们母女给遗忘掉了。

    “快,叫王妃来!”管家看陈太君已经不懂得反应了,立刻下令。

    府中的人一顿混乱,因家丁和护卫都出去找人了,这会儿家里就剩下婆子和丫头,老太君还是亲自搭把手把柳柳抬到床上去的。

    陈玲珑道:“老太君,人送回来了,我们母女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君迅速抬头,眼神凶狠得叫人心惊胆战,“她为什么受伤?”

    陈玲珑摇摇头,“不知道,她就倒在我们家门口,我出来锁门的时候看到的,认出是陈家小姐陈柳柳,便请了人送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阅人无数,看得出陈玲珑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,老身改日答谢!”陈太君没心思理会两人,打发了去。

    陈玲珑犹豫了一下,“这个,我们请人也花了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,去账房取五十两银子给她。”

    陈玲珑千恩万谢地作揖,和以前得意洋洋的玲珑夫人有天渊之别。

    那夏婉儿一直是没怎么做声,也没什么表情,听得老太君说给银子,这才笑了,与陈玲珑一同下去。

    送走陈玲珑母女,陈太君马上检查柳柳的伤势。

    柳柳身中八刀,刀刀入骨,胸前两刀,后背四刀,腿上两刀,刀口很大,不是剑和普通刀造成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呼吸微弱,人已经昏迷过去了,嘴唇苍白得没有丁点血色,陈太君马上给她服下金疮药然后止血。

    她初步处理之后,子安等人也到了。

    萧拓看到一点血色一点生气都没有的柳柳,吓得连呼吸都停顿了,前几天,她还活蹦乱跳地跟他过招,不过是两天没见,她就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下的手?”他咬牙切齿地道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