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065/

第五百三十一章 苏萧回朝
    子安暗暗诧异,“什么意思?你的血就那么点有用?你怎么回事了?”“没什么,不要你多事,记住我的话吧,醋虽然可遏制蛊虫,但是,南怀王一死,他还是要死,只是因为长期服用醋遏制了蛊虫的生长,所以会子蛊反而会比母蛊慢一些,却也只有半月左右的时间给你解蛊

    ,还有,解蛊也只能从母蛊死后开始,因为,其中解蛊的关键,是南怀王体内母蛊虫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子安对蛊毒的研究,至今还没有进展,她想多问一些,孙芳儿却已经丢下一句话便走了,“送你母亲和你弟弟走吧,尽快!”

    子安骇然,忽然想起当初皇上曾问过母亲的事情,莫非,他这一次是要对母亲……

    子安冲出去,一把拉住孙芳儿的手臂,“最后一个问题,皇上的病是好了吗?”

    孙芳儿挤出一个古怪的笑容,“他认为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挣脱子安的手,“我不能久留,皇上有派人跟着我,我说我只是来拿我在摄政王府的东西,如今东西拿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恩准她出宫回府拿东西,意味着这个东西对皇上是有用的,否则不会准许她亲自出来。

    子安确实看到有人跟着她,是路公公和一名太监,那太监手里捧着两个罐子,子安知道那些罐子,都是蛊虫。

    看来,皇帝对孙芳儿是深信不疑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忽然转变,让子安很费解。

    不过,想起他对壮壮做的那些事情,也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他一向是帝权为重的人,病中的时候,无良医,慢慢地接受自己将近到尽头的事实,但是她的出现,让他重新回到政权中心,之后孙芳儿更是用蛊虫为他治病,他觉得自己会好,毕竟,他还年轻啊。

    一个曾经差点失去帝权的人,忽然又重新拥有,那种心态可以很疯狂。

    这个心理,和曾经失去心爱之人又重新得到的感觉是一样的,都会在失而复得之后加倍珍惜,且用一切的方法去保护。

    而且,在重新得到的过程中,会滋生一种膨胀的心态,认为自己确实是天之骄子,他会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一个人,若出现这样的扭曲心态,是很可怕的,最可怕的,这个人还是皇帝,掌握这天下人的生杀大权。

    子安觉得危机感四伏,夜王和梁王是无法驾驭这种霸气的。

    偏生,老七又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苏青和萧拓是在两天之后的黄昏回到京城。

    两人回京之后,便直接入宫复命。

    出宫,已经是亥时了。

    夜王,梁王,壮壮,都在摄政王府,陈太君也被柳柳拖了过来,一起等着两人,因为壮壮在宫门派了人给他们两人传话,让他们出宫便马上到摄政王府来。

    萧拓和苏青进门的时候都很疲惫了,一脸的风尘,看样子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柳柳见到萧拓,冲过去,却也没有冲得太近,紧张兮兮地看着他,眼底生光。

    倒是萧拓笑了,“你瘦了。”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,再搓一下脸,这么多人在场,当然是不会拥抱的,没那么开放的民风。

    柳柳也笑了,泪盈于睫,“虽然你被换回来我是不该开心的,可我见到你,很开心,竟很高兴皇帝把你给撤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听到这话都笑了,这实诚的丫头。

    因着这一句话,气氛有些和缓,大家紧绷的神经算是松弛了一下下。

    请了两人进去,坐下来之后,两人都喝了一大杯茶,异口同声地问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渴得这么厉害啊?在宫里连口水都没吗?”陈太君蹙眉道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色奇差,嘴唇都干了,看样子是真的很渴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茶水?我们在熹微宫等了一个时辰,皇上才接见我们,隔着帐幔,我们也瞧不见他,问了我们一大通,一点一滴都要问个明白,说得我俩唇干舌燥,愣是不给一滴水喝。”苏青诉苦。

    众人对望了一下,夜王淡淡地道: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御驾亲征的是他呢。”

    子安看着萧拓,“王爷……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拓笑了笑,“他当然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笑容有些……诡异。

    子安心里有些……不安!

    “对了,北漠军退后三十里,你们可查探到什么?”陈太君比较关心战事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退后三十里,就是黑河,我军不擅长水战,且也没有足够的战船,一旦在黑河开战,我们哪里有胜算?这是秦舟的诱敌之计。”苏青道。

    “那,其实皇上的旨意是抵达了王爷的手中?”陈太君再问。

    “看到圣旨了,可我们不能进攻啊,一攻就中计了。”萧拓说。

    “嗯,确实不能进攻。”陈太君沉吟了一下,“那王爷可有什么打算?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苏青道:“打算是有了,但是皇上一定不会同意,而且,朝中一直左右战事,对我军很不利,所以,王爷做了一个决定,至于是什么决定,因涉及军事机密,暂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听得说慕容桀有了决定,大家心里也都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苏青忽地问道:“对了,我们回京的途中,听说贵太妃被拿了,死在天牢里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梁王把贵太妃刺杀逃走后被南怀王抓回来的事情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刺杀一事我们是知道的,也知道王妃被抓,暗卫前来通报过,倒是后面那闹剧般的结局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子安有些紧张地看着苏青,“王爷知道刺杀一事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问他吧……等他回来的时候。”苏青说。

    子安蹙眉,“你们怎么回事啊?说话像是有所保留似的,莫非出征一趟连我们都不信了吗?”

    萧拓摇头,“不是,可能是累了吧?”

    子安见两人确实一脸的疲惫,餐风露宿地回来,水都没喝一口,便马不停蹄地进宫去述职,怎能不累?

    “好,不说了,先吃饭,我叫人备下了酒菜,给你们接风洗尘呢。”子安连忙吩咐人去上菜。

    萧拓嚷嚷道:“对,快上酒菜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饭菜很丰盛,子安亲自甄选的菜式,都是迎合两人的口味,这一顿饭,两人吃得风卷残云,不消一会儿,盘子便见底了,而两人似乎还意犹未尽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