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074/

第五百四十章 稀世奇珍
    好不容易上到寒山山巅,迎接他们的,却是缺牙胖子。

    缺牙胖子笑嘻嘻地道:“爷爷知道你们来,所以去云游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桀石化。

    子安也大失所望,“他去哪里了?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有日子不回来了,但是他知道你们会来,所以给你们留了一封信。”缺牙胖子从袖袋里取出一封信,递给了慕容桀。

    慕容桀迅速打开,只有一句话:不用打老夫主意!

    夜王哭笑不得,“这是他一贯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子安摊手,“那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这大老远地赶来,打算请他出山,他一声不响就走掉了,她还打算正式拜师呢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慕容桀摇摇头,神色有些凝重,老王爷走了,这意味着,子安会被列入考虑的范围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愿意这样。

    “王妃稍等!”缺牙胖子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缺牙胖子上前,“爷爷有东西要给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子安有些意外,有东西给她?

    “请跟小可进来。”缺牙胖子竟然文质彬彬地说。

    子安与慕容桀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有些诧异,跟着缺牙胖子进入木屋里。

    缺牙胖子从内屋抱出一堆书,“这是爷爷给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?”子安走过去,取出其中一本,顿时就惊住了,“这些医书都是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爷爷说都是给你的,说是温意大夫亲手编写的,是她这么多年看症的病症,诊断方法和医治方法都写了下来,还有,还有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缺牙胖子笨拙地从一堆书里找出一封信,递给子安,“这是爷爷给王妃的信。”

    子安激动地接过信打开,慕容桀凑过来,念出来:“我这一辈子,致力在找传人,但是寻了多年未果,安然虽用心学习金针术,奈何对我所讲的医理,领会不多,不怪他,医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,千年之后,医术日新月异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年之后?”慕容桀看着子安,“她说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子安已经惊得满眼泪花,不管他继续看下去,“安然所学的中医,是我后半世致力研究的,可若有人能看得懂我所有医书,便是我温意传人,可承继我留下的医书及医学器械。”

    温意,温意?

    子安仔细咀嚼这个名字,当初看到金针术的时候,便觉得温意这个名字很熟悉,只是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忽地,像电光霹雳一般,在脑海里呈现出一幕,当时,她刚毕业,曾在广市的市一人民医院实习过几个月,那时候,心脏科有一位医生叫温意,当时温意还关照过她,两人关系不错,只是后来她加入特工之后,两人再没有见面,后来听说她被一名病患的父亲所杀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她?

    天啊,如果是她,那真是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她迅速打开医书,医书里多是手写,字迹她不认得了,但是,那些属于现代医学的知识,那么的熟悉,一下子跳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信中说的那些医学器械呢?”子安连忙问缺牙胖子。

    缺牙胖子搔头,“在地下室里。”

    “快带我去!”子安激动得浑身发抖,不知道温意会有什么器械,还有,她是如何得到这些器械的?该不会是从现代带过来的吧?可她死了,是魂穿的啊,莫非她找到什么时空通道回去现代。

    缺牙胖子带着三人走到地下室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人家理解的地下室,多半是局促的,狭小的,密不透风的,但是,当子安走下这个所谓地下室的时候,只差点没稳住自己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是地下室吗?这是地下城好吗?

    官道那么大的通道,一路进去,墙上装饰不是用风灯不是用蜡烛,而是用夜明珠,一颗颗的夜明珠滚圆滚圆地镶嵌在石壁上,石壁发出金光灿灿的颜色,子安伸手刮了一下墙壁,别告诉她是金子。

    寒山富庶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寒山,不是寒酸的山寨吗?

    第一间大堂,有正午殿那么大,这个大堂里放着许多箱子,缺牙胖子打开其中几个,子安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了,这……这是金银珠宝吗?没看错吧?这么多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小可都不记得是在哪个箱子了。”

    缺牙胖子陆陆续续打开好几个,才总算在一个大箱子里找到了那些医学器械。

    子安扑过去,听诊器?血压计?针筒?输液管?针头?手术刀?满满的一大箱啊。

    天啊,这都是珍宝啊,对子安而言,这就是珍宝啊。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抬下山。”子安回头,激动地对慕容桀道。

    慕容桀走走过去看了一下,狐疑地道:“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稀世奇珍!”子安翻找了一下,没有药,哎,算了,就算找到药,也过了保质期。

    但是,有这些东西,就已经很好了。

    没找到安然老王爷,却找到一大堆医术和器械,这对子安来说,也不枉此行啊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东西,怎么驼下山啊?”慕容桀问道。

    夜王道:“不要紧,后山有骡子。”

    缺牙胖子笑着说:“夜王最清楚了,夜王在这里住过。”

    子安觉得以后要把寒山抢过来,在这里定居。

    她现在才总算明白那些要发动战争的皇帝,为什么那么执着,因为,没办法不执着啊,人家的地方那么好,自己住的地方,寒酸得要死,要夜明珠没夜明珠,要金矿没金矿,差评!

    三人下山,一人牵着一头骡子,盘满钵满。

    三人刚走,安然老王爷便出现了,坐在木屋前面,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,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爷爷,人走了。”缺牙胖子急忙上前装烟袋。

    “嗯,去告知龙婆婆,就说人来过,把东西都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缺牙胖子装好烟袋,就挪着胖乎乎的身子,往山的另一边而去。

    那一边,白鸟飞翔,奇花异草盛放,更胜人间陷阱……不,仙境,虽然这些仙境里面,有无数的毒蛇毒虫,但真的很美丽。

    “龙婆婆,爷爷让小可告诉您,人来过了,东西也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告诉你家爷爷,夏子安去北漠的时候,让他暗中跟着去。”太皇太后坐在花丛中央,手里拿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“是!”缺牙胖子应道,凑过去瞧了一眼,笑呵呵地道:“龙婆婆您又看没有字的书啊?”

    “去!”太皇太后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缺牙胖子吓了一跳,那眼睛,刚刚一看怎么有火焰?仔细看,又没有了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