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171/

第六百三十七章 有外敌入侵
    老太君继续恨声道:“那老婆子还呵斥了老身,拽了一大堆的文,说什么仁义兴则道德昌,道德昌则政化明,政化明而万姓宁,老身浑是不懂,平白叫人取笑了一顿。”子安觉得事情很严重,老太君是什么身份的人?即便真的不懂宫规失态,也顶多是申饬两句,怎地就罚跪?她可是大周朝的武将功臣,得万民爱戴,这般辱没她的面子,看来不仅仅是奉行什么道德礼仪了。

    子安轻声问道:“您老人家昔日莫非与这个皇太后结怨?”

    老太君怒道:“哪里有与她这种妇道人家结怨……”她说着忽然皱眉想了一下,“你这么一说,倒是叫老身想起一件事情来,只是,那件事情也不过就是闲话两三句,莫非她竟记恨在心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子安连忙问道。老太君道:“是久远时候的事情了,那时候皇上还没登基,那天老身入宫见太皇太后,她便跪在太皇太后的跟前,老身本想出去,但是太皇太后也不避嫌,让老身在旁听着,原来竟是这位太子妃嫉妒那良媛怀了太子的骨肉,在食物里下毒使得良媛落胎,老身一时忍不住,便说了一声,这东宫怎也学了那些内宅妇人的阴毒,平白害了一条性命,当时老身便觉得她看过来的眼光说不出的怨怼歹毒,老身马上也

    知道逾矩了,便安坐不再言语,后来太皇太后要褫夺她太子妃之位,逐出去,还是先帝求情,说看在她父亲的份上,饶过她这一次,因此后来只降为良媛。”老太君皱着眉头,又仔细想了想,道:“她被降为良媛之后,有一次老身入宫与她在御花园遇上,当时她笑着跟老身说,多谢老身在太皇太后面前为她说情,这份恩情,她永生不忘,必会回报给老身,老身

    当时还懵了,想着哪里为她求过情?她做的那些腌臜事,老身是最憎恨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子安长叹,老太君是在再磊落不过的人了,怎地想到这些深宫妇人的弯弯心思?

    那袭太妃怕是早就恨了她,只是一直郁郁不得志,加上老太君势力无法撼动,她动不得。

    如今落了个实权,还被封为皇太后,便是实打实地压着老太君,还不使劲摇着这根鸡毛当做令箭,杀杀老太君的威风出一口憋在心里头多年的过期怨气。

    只是,这番整治道德孝义之风,皇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?只是为了揪住大家的小辫子?

    但是,皇上怎会不知道,这些小辫子各家都总有一些,真放到台面上,又能如何呢?总不能说因为这些内宅的事情处个大罪吧?

    不过,当老太君说了以下这一句话之后,子安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老太君说:“皇上也十分赞成皇太后要整治高门大户的风气,甚至,还说若有检举,检举查实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皇帝的意思,子安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有检举,那么,各家就必定有许多眼睛盯着。

    那些个世爵大家也好,重臣大员也好,谁没几个政敌或者是世仇?既然皇上发话,那要出气要报仇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死死地盯住对方的各房各门,大家长不会犯错,可那些子弟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皇帝用这个方式,来监控世家和百官。

    只是,叫老太君受委屈,怕也不是他的初衷。

    柳柳也是愁了眉,“规矩我也没怎么学过,我要进宫吗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用的,你如今还没封号和诰命在身。”老太君和缓地道。

    柳柳刷地看向子安,“子安,我似乎见你也不懂得那些宫规,你昔日在相府,可有专人教你礼仪?”

    子安叹息,“我不受宠,哪里有这个殊荣得专人教导?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啊?你一四七要入宫请安,得学啊。”柳柳道。

    子安挥挥手,“我回去再慢慢思量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狠狠地道:“那些个婆娘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有本事跟老身出去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子安笑了,“是啊,若什么恩怨都能打一架就算数,那该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后宫争斗,内宅争宠,都是杀人无形的战场,死一大堆脑细胞之余,有时候还得赔上性命,还不如一开始就打一场,是生是死,凭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说了这些事情,子安又问道:“皇上的身体如今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瞧着倒是精神了许多,脸上也有血色了,只是孙芳儿却越发的形销骨立,那日老身入宫请安,她也在,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,一眼看过去,像鬼一样苍白,吓人得很。”

    子安这段时间因疫症的事情,查阅了许多书,其中温意的手札里有说到蛊毒治病。

    只是,蛊毒可治病,但是方法极其阴毒。

    由控制蛊虫之人以自己的血养着蛊虫,再放入病人的身体里蚕食病源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,看似是只是对养蛊之人有损,但是其实长久用下去,对病人也是有损的。开始,蛊虫会分泌一种有益的营养素,通过血液进入病人身体,病人会觉得元气大增,但是久而久之,蛊虫的营养就会消亡,反而会吸取病人身上的血来维持自己的生命,因为,养蛊之人的血在一定时候

    ,已经无法供给蛊虫足够的营养。

    温意的手札中记载不多,但是想来孙芳儿便是用这种方法给皇上治病。

    皇上如今看似是好了,但是,只是还没到蛊虫反噬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今想起之前孙芳儿说皇上的病情,脸上总是带着不屑之色,她应该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皇上是否明白呢?

    了解到京中的基本情况之后,子安便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京中繁华依旧,商铺林立的街道,透着盛世气息。

    只是,子安却觉得这繁荣的背后,总是透着阵阵腐朽,连日头都照射不散的腐朽。

    回到府中,府门大开,门房见子安回来,一溜烟地招呼府中的人出来帮忙搬东西。

    北漠皇帝送了许多东西,都跟随马车回来了,好一阵的忙乱。

    府中看似一切依旧,但是,当子安看到正厅门口站着的那几个婆子和丫头时,便知道这个摄政王府,已经有外敌入侵了。一名身穿石青色暗云纹绣团菊衣裳的老婆子率人走下来,齐刷刷地对着子安福身,“奴婢等恭迎王妃!”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