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194/

第六百五十七章 说服秦舟
    听到铁门哐当一声,牢头连忙对苏青道:“大人,您快去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拱手,快步上前,进入秦舟的牢室内。

    牢内没有灯,只靠着通道墙壁上的风灯照明过来。

    秦舟见有人来,陡然抬头,静静瞧了一下,诧异地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苏青见秦舟憔悴了许多,头发散乱,所穿的衣裳也是刑部犯人的“囚”字衣裳,只是纵然如此,她的气势不减半点。

    “郡王,王爷命我来的。”苏青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王爷?慕容桀?”秦舟陡然站起来,眉宇间有些恼怒,“你们不是回去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夏子安呢?也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苏青摇头,“不,只有王爷和我回来,王妃已经在大周了。”

    秦舟听得这话,松了一口气,却也没言语。

    苏青抓紧时间问道:“郡王,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?是谁杀了皇后?”

    秦舟淡淡地道:“你让慕容桀回去吧,不要留在北漠,大周的情况大概也不轻松,夏子安一个人在大周,不安全,不必为我的事情担心,该怎么样便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怔了一下,“什么意思?难道王皇后真的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秦舟看着他,眸光淡漠,“是不是我杀的,有什么要紧?最重要的是,现在坐在牢里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苏青厉声呵斥,“你可知道,你一旦被定罪,就会被褫夺军籍,到时候,兵权就会旁落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紧,当今皇上圣明,不会轻易动兵,且大周与北漠又签订了和约,你们大周大可以不管这事。”秦舟道。

    苏青冷笑,“大概你还不知道,楚敬还没死吧?他不仅没死,且一切都是他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秦舟笑了,“你这话,听谁说的?我亲眼见过他的尸体,他的尸体被砍得稀巴烂,若这样还能活着,那真是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见过他的尸体,但是你查验过吗?当日伶俐冒充你,一模一样,你看得出吗?”苏青反问。

    秦舟正色道:“不可能,据我所知,北漠无人懂得易容术,且要瞒过那么多人,就算懂得,也不可能这么精深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不是北漠人呢?”

    秦舟脸色微微变了变,“你说一切都是阴谋?这太可笑了,总不能说他设计楚月回来登基吧?岂不是把皇位拱手让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拱手让人?他人没死,势力还在,且还有你太祖母为他奔走,到时候,你一死,兵权回到他的手中,不比原先好吗?若是换做以前,你会把兵权还给他?”

    秦舟怒极,“苏青,你越说越离谱了,竟说我太祖母也牵涉此事?她一向反对战争,莫说你说的不是真的,就算是真的,楚敬还没死,她都不会帮楚敬。”苏青冷笑,“那你以为,你为什么会在大牢里?王皇后不是你杀的,是你太祖母杀的,是不是?你们在殿里争吵,你太祖母忽然帮你出头,杀了王皇后,只是郡王爷,你好好想想,你太祖母是什么人啊?她

    会这么冲动,因为皇后与你有口角之争就出手杀人?那可是皇后啊,还有,你和龙老将军孙子的婚事,也是你太祖母提议的,是吗?”

    秦舟白着一张脸,“不是!”

    苏青擅长捉摸心理,见她这样,便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“其实你心里什么都明白,你只是不敢相信,你甚至不敢怀疑她。”

    秦舟冷着一张脸,“你走吧,叫慕容桀回去大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王爷愿意在这里?若不是为了两国不交战,我们至于返程吗?都到家门口了。”苏青生气地道。

    秦舟摇摇头,“走吧,这里不需要你们,我相信皇上,我也相信我自己所见的一切,楚敬已经死了,死了的人,怎么都不可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苏青怒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冥顽不宁?你宁可相信害你的太祖母,也不相信你所怀疑的一切?”

    牢头在外面轻声喊道:“快走,马上巡视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忍住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道:“烧狼尾巴山,也是楚敬的阴谋,就是要逼你反,在你反之前,他策动镇国王爷反……”

    “镇国王爷反,是我策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让你太祖母去的,但是,这同时也是楚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牢头见两人还在说,便进来拉苏青,“不能再说了,要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苏青见她还是一脸的冷漠,狠了心,道:“好,看来我得去信给子安,让她亲自来一趟,她一向足智多谋,应该能拆解这一次的困局。”

    秦舟迅速地抬头,厉声道:“你扯她进来做什么?跟她有什么关系系?你们赶紧回去,不要掺和此事,我自有主张。”

    牢头使劲拉着苏青走,苏青只得道:“你自己想想吧,看你的太祖母是不是真的值得你信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跟着牢头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秦舟跌坐下来,双手捂脸,深深地呼吸一口,她不是不想相信苏青,她是不敢啊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太祖母,她这辈子最敬重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立场很明确,她不是主战派的人。

    “太祖母,我不信啊。”她喃喃地道,想当初她是主战派的人,曾数次惹得太祖母生气,太祖母是个祈求和平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只是……她若是祈求和平的人,为什么她从不参与主和派的事情?

    苏青回去之后,跟慕容桀说了秦舟的反应,生气地道:“她其实心里知道她太祖母不能相信,可她就是什么都不做。”慕容桀听了之后沉思了一下,“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,她深陷其中,哪里容易看得破?而且她在牢中,对外面的消息也一无所知……你放心吧,她会想明白的,秦舟不是其他人,她心里,装着这个国家,

    装着这国家的百姓和将士,所以,她不会容许自己沉浸在对太祖母的盲目信赖中。”

    听慕容桀这样分析,苏青才松了一口气,“希望她能快点想明白,否则,堂审的时候,她还坚持给她太祖母顶罪,承认是她杀了王皇后,这军权就得交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五天就开始审理,这五天,希望祁王能争取到参与此案中。”慕容桀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!”萧拓一言道破,“祁王办事不力的。”苏青和慕容桀对视了一眼,就连萧拓都知道的事情,看来,祁王是真的没什么鸟……雀用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