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295/

第七百五十八章 偷梁换柱
    陈家和萧家,开了一场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老太君很认真,很严肃,很隆重地召开这一次的会议,是为了柳柳的怀孕。

    因为,这大有可能,是三胞胎。

    萧家那边盼着新生命盼得脖子都长了,闻得柳柳怀上,也是紧张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个会议,在十二位生肖将军的严密防守下,隆重召开。

    最后的决定,柳柳被软禁了。

    当然,出门还是可以的,但是必须由十二位生肖将军陪同,半点差错都出不得。

    柳柳这下傻了,怀孕怎么能闷在家里啊?她想象过千百次,她如果怀上了,她要挺着大肚子,从城东一路昂首挺胸走到城北,再从从北绕到城西,总之,她要京中所有人都知道她怀上了。

    这是大喜事,怎么能藏着掖着?怀个孕怀得那么小家子气,还不如不怀。

    柳柳这边大张旗鼓,但是子安那边,却是严密封锁消息。

    有安然老王爷在,虽然说保险一些,但是,老王爷不能看着子安的整个孕期,他的事情比较多,所以,外人不知道她怀孕,便好。

    尤其,如今京中关于狐狸精的传说,已经抵达了沸腾的境界。

    子安身边比较亲近的人,都知道她怀上了,但是,没有人想过,有一个人最该知道,却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就是老七。

    老七人却在千里之外,他陪同粤东王去了一趟南国。

    南国如今虽还是南怀王的封地,但是,朝廷下旨,让粤东王接管,因此,慕容桀亲自去一趟,看看那些势力该击碎,那些势力该招安。

    而最重要的是,在这里,南怀王很得人心,孙芳儿也很得人心。

    孙芳儿自打投奔南怀王之后,就一直在南国为南怀王筹谋献策,是以谋臣的身份留在南怀王身边的。

    所以,南国许多官员,都知道孙芳儿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看似没有任何的意义,甚至,觉得慕容桀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去办这件不着急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是大有玄机。

    从狐狸精的传说出来的那一天起,慕容桀便已经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大周和北漠不一样,之前说过,北漠的武将有很高的地位,且兵权是集中的。

    可大周的兵权没有集中,甚至可以说分散。慕容桀手底下是有兵马的,但是真正是他掌握的兵马,不多,当他主政的时候,确实可以调动大批的兵马,但是,如今不行,如今皇帝已经重新亲政,且之前皇帝一直英明,百姓和士兵归心,因此,和北

    漠皇帝与士兵离心是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慕容桀知道,他必须要有自己的兵马,自己的封地。

    南国,他决意侵吞了。

    皇上做这这么多小动作,其实就是怕他造反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造反,只是要自保,而且,他要反将皇上一军,要达成他一个一直以来,都想完成的目的。

    但是,南国这边,要收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尤其,他只是逗留在这里几天的时间,要南国的武将都对他臣服,即便打着孙芳儿的口号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因此,他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南怀王”忽然出现在南国了。

    这个南怀王,当然是出自柔瑶的手,而假扮南怀王的,就是昔日跟在南怀王身边的侍卫,被慕容桀收买过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南怀王身边多年,对南怀王一举一动了解得十分透彻,因此,假扮南怀王,一点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南怀王”在南国,当着南国官员和将军的面,与慕容桀和解,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且慕容桀还许诺,为南国争取减免一年赋税,因此,不过短短数日,慕容桀便已经尽得南国百姓的心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一步,若不是必要,他不会走这一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便飞快回京,算算日子,宫中的局,应该也快开始了。

    皇上把南国交给粤东王之后,对南国肯定就没有了防备,因此,这后援的力量,会是在皇上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当然,他最希望的,是不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宫中。

    孙芳儿要出宫了。

    出宫的前一天晚上,皇帝便让人沿途封锁,要把孙芳儿安全送去国安寺。

    这一天,看似一切平静,但是,许多人都在等着。

    孙芳儿依旧是以去国安寺祈福为由,准备了许多祈福要用的东西,一直都没踏出熹微宫半步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宜贵妃去了一趟乐清宫,还带了好些糕点来,说是赔罪的。

    那日,本来是因为借银子的事情起的争端,没有说谁对谁错,因此,梅妃也就没太放在心上,吃了她的糕点,和她和解了。

    宜贵妃在乐清宫里跟她说了一会儿话,便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子时左右,梅妃忽然腹痛如绞。

    她是有孕在身的,半夜腹痛哪里得了?当下菊儿便去了熹微宫找皇上,再找御医。

    御医说梅妃是吃了不干净的食物,导致腹痛。

    皇帝大怒,便着人彻查,菊儿把白天吃过的东西都告知了皇上,连同宜贵妃送来的糕点。

    皇帝连夜命人把宜贵妃传过来,宜贵妃承认是送了些糕点来,但是,没有下毒。

    御医也说没下毒,只是这些食物不干净,有可能是隔夜的。

    宜贵妃大呼冤枉,说这些的糕点都是新鲜做起来,是她盯着奴才亲手做的。

    因着不是下毒,所以,皇帝虽然断定是那些糕点让梅妃腹痛,却也没重责她,只是打发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皇帝留在乐清宫,陪了梅妃一宿,即将天亮,才回了熹微宫。

    熹微宫中,孙芳儿已经准备好要出发了。

    她刚梳洗完毕穿好衣裳,梁树林领着人守在殿外,只等她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进去,跟她交代了几句,孙芳儿便抱着陶罐出去。

    孙芳儿上了轿子,梁树林让轿夫起轿,便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车在宫门外候着,到了宫门,轿子落下,梁树林亲自扶着孙芳儿上马车。

    百余名禁军在前头开路,因着之前就封锁了孙芳儿出城的道路,因此,一路并无阻碍。

    马车出到城外,孙芳儿叫停了马车。

    梁树林上前,“娘娘,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孙芳儿掀开马车的帘子,冲梁树林笑了一下,那笑容,竟是无尽的轻蔑。

    梁树林怔了一下,“娘娘?”

    孙芳儿把手放在脸上,轻轻地撕下脸皮,竟然是一个脆生生的丫头。

    梁树林大惊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“你是谁?娘娘呢?”

    丫头的嘴巴渗出黑血,依旧是那抹轻蔑的笑,头一侧,身子抽搐了几下,从马车上栽倒下去,已经毒发身亡了。

    梁树林惊呼:“快,回宫,封锁城门!”马车出城,需要半个时辰,这半个时辰,足够让真正的孙芳儿离开皇宫了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