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299/

第七百六十二章 自食其果
    梁王道:“父皇,宜兰宫已经挖过,在宜兰宫的后院里,挖出了许多尸骸,初步估计,超过十具,尸骸不完整,应该是把肉全部剁碎,骨头砍断,然后埋在地上,挖开的时候,发现一堆烂肉,应该是刚死不

    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昭贵妃,是吗?”皇帝的头,慢慢地放松,眼睛却一直盯着梁王。

    “无法得知。”梁王神情难过。

    强大的失望涌上心头,慢慢地变换成绝望。

    是孙芳儿,他把整个京城都搜遍了,城门封锁,若孙芳儿还活着,是不可能搜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人早就变成了肉酱,难怪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喃喃地道:“以前,老祖宗总跟朕说,最毒妇人心,当时,朕还笑她,说您也是妇人,为什么却要这样说?”

    他看着梁王,“你猜,老祖宗怎么回答朕的?”

    梁王眼睛一紧,“儿臣愚钝。”皇帝叹气,伸出手,想努力抓住点什么,但是,手伸到了半空,又慢慢地垂下,“她说,女子的歹毒,多藏于心,擅长伪装掩饰,一滴眼泪,一眼秋波,便能叫男人交了心,信个足。朕自小跟在老祖宗身边,听她的话长大,因此,对女子并未完全交心,即便是对着朕最喜欢的,朕也宁可不要,因为,朕不想因为女子,而乱了心,做错了决定,却没想到啊,没想到,原来,那躲在你身边,不声不响的,才是

    至毒的蛇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人显得很疲惫,呼吸也开始不畅顺。

    “御医,父皇到底如何?”到底父子一场,梁王虽不齿父亲所为,但是,终究断不了骨肉亲情。

    院判拉着梁王出了殿外,轻声道:“殿下,皇上旧病再犯,且体内有毒血翻涌冲撞,他会慢慢地出现幻觉,幻听,神智错乱,胡言乱语,方才臣见他一直说话,应该是出现了病症,若没有良药,怕……”

    梁王心中一痛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怕是熬不过一个月。”院判说完,即刻便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梁王用手搓了一下脸,眼泪便忍不住落下。

    片刻,他拉起院判,“半点办法都没有了么?”

    院判道:“微臣无能,只是不知道王妃是否还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梁王不做声,子安如今有孕,自然不能入宫的。

    而且,父皇也没脸再传子安入宫。

    按照他方才说的话,他应该是知道自己做错了。

    知道错,便知道羞愧。

    皇帝时而清醒,时而昏迷,时而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有时候,拉着路公公便说起以往的事情,有时候,拉着梁王说他未来治国大计,有时候痛斥乱臣贼子,有时候,又静静地坐着,沉思,眼底露出凶狠之色。

    许多事情,是一个轮回,他似乎回到了孙芳儿入宫之前,或许情况更差。

    民间声讨子安的声音,也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自从国师开坛之后,王府已经数次被人冲击,子安在西苑的消息,原本没多少人知道,但是也逐渐传开去,西苑连番地被暴民冲击。

    但是,其实子安在梅妃出事的时候,已经被暗中送出了城外,就在保安寺里住着。

    所以,当暴民终于冲过西苑的防线,进去喊打喊杀的时候,却没找到子安。

    京中陷入前所未有的乱局。

    终于,皇帝下旨,传国师来熹微宫觐见。

    狐狸精一说,本是从刺州而起,当然,也是他一手设计的。

    他要的,就是毁掉慕容桀和夏子安的民望。

    为了制造这一场全民恐慌,他筹备了许久,甚至,安插了许多人在京中制造流言。

    但是到现在,他才知道他做这么多事情,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想个法子,平息民怨,为王妃正名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精神今日好些,因为,院判开始用王妃以前留下的药方,给他服用。

    幻觉少了许多,人也精神了许多,不过三服药,便见效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孙芳儿了,要活下去,就只能依靠夏子安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可能传召一个狐狸精进宫侍疾,夏子安,必须还是以前那个为民治病,救苦救难的夏大夫。“皇上,”国师并不知道情况,听得皇帝这样说,便不同意了,这一场戏,虽然是皇上策划的,但是背后他出了不少力气,只要暴民再冲击,就能把夏子安诛杀,“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,若此时正名,便白费

    心机,空忙活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厉地看了他一眼,“朕让你怎么做,你便怎么做,废话什么?”

    国师见他神情威仪,心中一凛,虽有不甘,却也不敢造次,“是!”

    国师缓缓地退了出去,身上的热血,慢慢地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心头烦乱,却是如何也平息不了。

    修行之时,不窥见人间富贵,他尚且能静心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被封为国师,每日有不少皇公候爵登门拜访,对他谦恭有礼,他便感受到了权势和帝宠的滋味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!

    国师再度开坛,这一天,万里无云,天空澄明得像一块碧玉。

    国师公告天下,已经找出狐狸精,且已经诛杀。

    狐狸精,便是来自鲜卑的宜贵妃,且在坛上,一一宣读了宜贵妃的罪状。

    伪造出身,欺君犯上,谋害宫妃,毒杀宫女,把宜兰宫中的人,挖心吞噬,挫骨扬灰,设计陷害摄政王妃,甚至,把昭贵妃碎尸万段,种种罪行竟不下百条,甚至,孙太后之死,也和她有关。

    国师又说,之前一直没有为王妃证清白,是因为不想打草惊蛇,免得被狐狸精察觉。

    王妃在蒙受委屈之后,依旧默默忍受,赤胆忠心,日月可鉴,故此,皇上特把王妃册封为一品王妃,表彰其忠心与爱民之心。

    百姓是最好骗的,且,在国师开坛之前,已经有消息从刺州传过来,说那狐狸精,是来自鲜卑。

    且在这之前,宫中透露出来,说从宜兰宫里挖出了许多尸骨,尸骨全部都没了肉,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,而且,还说昭贵妃与她腹中的孩儿,也是被狐狸精吸食了骨髓,死状凄惨。

    流言在一天之内,大逆转。

    之前跟随暴民去冲击的百姓,也都纷纷撇清,说当时是被狐狸精作法蒙蔽了,才会犯下那糊涂事。

    慕容桀听到了这些消息,是安置好了孙芳儿之后,回到王府之后。

    他淡漠一笑,“白忙活一场,岂会这么容易甘心?”

    这是计策的一部分,狐狸精的事起,他没有想过去平息,反而,不断地闹大。

    他要那高位者,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而他,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静静地等待便可。不过,回想起整个计划,梅妃真的是功不可没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