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354/

第八百一十七章 热闹的青州
    这南怀王果真是抱着必死的心去撞墙的,伤势十分严重,便脸吴燕祖也都摇头道:“太严重了,太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秦舟哪里能让他死?急忙让人回去把子安抬过去。

    子安听得南怀王危险,也十分着急,来到牢里,见墙上的血迹殷红,地上也是一滩的血,南怀王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她也顾不得许多,马上为他施针封住几个穴位,然后让吴燕祖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吴燕祖一边包扎一边道:“王妃真是艺高人胆大,这些穴位封住了,血是止住,但是,若是寻常人,怕就得丢掉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她封的其中一个穴位,旁边就是死穴,封住也有危险,若懂得武功的人,自身内力会慢慢冲破,是不碍事的,可若是寻常人,怕就没救了。

    子安也没心思跟他解释,只继续为南怀王用针。

    她在温意那本手札上看到的飞针,许久没用,如今却得用在南怀王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她有伤在身,用飞针是讲究速度也讲究腕力,这一通飞针下来,她已经是大汗淋漓,身子摇摇欲坠了。

    秦舟连忙扶住她,心里头着实大怒,若不是因为同命蛊,她老早就把南怀王剁成肉酱了。

    “命算是保住了。”子安虽然累,但是却很宽慰,不是因为救了南怀王,而是她在南怀王身上做了一个试验,她完成了飞针。

    如此,歇息一下,便可用在老七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她喘了一口气,抬头对吴燕祖道:“吴大夫,麻烦你看着点儿,若出什么状况,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吴燕祖眼睛瞪得老大,整个人都是震惊的。

    “吴大夫……”

    吴燕祖回过神来,用复杂的眼光看着子安,“好,知道了,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呆什么啊?”秦舟不悦地道。

    吴大夫摇头,“我很佩服王妃。”

    佩服,是面子上的话。

    老吴的心情很复杂啊,长得好看,又贵为王妃,已经是人生大赢家,竟然还懂得如此精深的针灸之术,若王妃出来跑江湖行医,就没他这碗饭了。

    上天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的赏金到底还有没有?

    秦舟扶着子安离去的时候,便听到吴大夫问阿景,“那个,您之前说,赏金什么时候付?”

    秦舟回头瞧了一眼,这吴燕祖,对谁都没有用您这个尊称,唯独是对阿景用了您这个字,果然是有钱是大爷。

    “有,赏金一定是有的。”阿景含糊地道。

    子安回到房中,歇息了一会儿,便要再给慕容桀施针。

    秦舟觉得她太累,让她再休息多一会,子安却不愿意,坚持要为慕容桀施针。

    施针之后,慕容桀的情况好转了许多,脉搏不再沉弱无力,呼吸也渐渐顺畅起来。

    后衙的侍女为慕容桀熬了药,秦舟帮忙灌下去。

    慕容桀的求生意志很强,纵然在昏迷中,也没有太抵抗灌药,因此,一碗药也没洒了都多少,灌进去大半。

    吴燕祖为子安熬了安胎药,他很清楚,治伤基本没他什么事了,只能是从旁协助,做些看起来大有裨益但是实际没有什么用处的事情,因为,安胎药子安也会开。

    但是子安看了他开的方子之后,十分受落,夸奖了他一顿,把他熬的药都喝了。

    连着每天施针,终于,第三天的响午的时候,慕容桀醒来了。

    距离他昏迷,已经足足九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瘦得厉害,这些日子,也只靠着参汤米汤和药护着性命,因此,虽然醒来,却是十分的虚弱,甚至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子安坐在床前,他便笑了,因为瘦而显得特别大的眼睛里有着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子安泪盈于睫,拉住他的手,微微俯身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桀笑了,笑得眼睛波光潋滟,细长的眼线挑出一丝怜惜与愧疚。

    对视片刻,他的视线慢慢地转移到她的小腹,子安娇柔一笑,拉着他的手放置在小腹上,轻声道:“我很好,孩子也很好。,”

    他眼底的波光越发的潋滟起来,嘴唇轻颤,手也微微颤抖,他努力想说话,调动全身的力气,也只是能挤出一个“好”字来。

    子安哑声道:“你不要急着说话,先调养好。”

    正如吴燕祖所言,他的伤势很重,按照常理说,这般伤了心脏,是死了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死,也是泄了真气,伤了底子,治愈之后还得要调养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三四天,慕容桀虽不能下地行走,但是,已经能说话,也能稍稍翻动身子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青州府一下子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然老王爷来到,陪同他来的,有刚刚伤愈的伶俐和一直挂心着子安及慕容桀的柔瑶与壮壮。

    至于苏青和萧拓,因在京中供职,不便前来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,是因为之前秦舟命人去寒山请安然老王爷,至于杨将军,怕也是刚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“老王爷,您这脚程可真慢啊。”秦舟笑着道。

    安然老王爷嗤笑一声,“老朽怕不来也没事,这青州府,神医遍地啊。”

    阿景出去迎接的时候,便先说了吴燕祖的事情,吴燕祖救了子安,子安又救了慕容桀和南怀王,老王爷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三个女的不啰嗦客套,直接便去找子安。

    伶俐见到子安安然无恙的,一贯冷漠的她竟掉了几滴眼泪,“我还以为我害死了你,你没死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子安也是一直担心伶俐,如今见她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,也放心了,笑着道:“我也以为你死了,你没死真是太好。”

    壮壮没好气地道:“行了,都没死,消停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先看过子安,才坐在慕容桀的床前,心疼地道:“整整瘦了一大圈,遭罪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桀含笑道:“让小姑姑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壮壮道:“哪里止担心?都快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抚了一下胸口,“幸好秦舟懂事,马上叫人来报,不然可得折磨多少个日子啊?”

    柔瑶这个大夫,也凑趣道:“瞧着都大好了,我与老王爷是白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阿景却不是太同意,他痴痴地看着柔瑶,“不白来,这青州府好吃的东西多,回头我带你去吃。”

    柔瑶飞了他一眼,脸上便浮起了一丝红晕,“就顾着吃。”

    阿景挠挠头,“不是顾着吃,只是有好东西,也得让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子安听了这话,便知道阿景已经是情根深种,只有你深刻地爱一个人,才会想着把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一股脑地给对方。

    看到柔瑶脸色微红,子安与壮壮对视了一眼,看来,柔瑶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。

    真是太好了。柔瑶是她们小群体里的人,若她不幸福,她们也都不好意思幸福,总觉得还缺点啥。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