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416/

第八百七十二章 起事了
    三月初八,江东传来消息,说爆发了时感瘟疫,需要大量药材。

    且惠民署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病人了,民间医馆大夫竟然像是联合起来一般,哄抬药物价格,更上涨了诊费,普通百姓,压根看不起病。

    这江东地处南北对流区域,几乎每年都会爆发一次时感,所以,太医院在一个月前就已经下令,让江东惠民署备下大量药材。

    但是,江东惠民署总司也曾上奏,说药材价格从年初开始就大涨,不仅大涨,还有人在大手买入药材,市面上治疗时感的药材奇缺。药物奇缺,可以从附近州府调取过去,但是,说来也怪,药材市场今年像是有人故意搅乱了一般,从年初开始,全国各地,但凡有治疗时感的药材出现,便有人大批买走,所以,各州府也没有太多治疗时

    感的药材。

    没有药,小小的时感也可以酿成大病,且会大幅度扩散蔓延,医保成立以来,第一次遭受严峻的考验。

    惠民署被灾民逼得水泄不通,但是,那些大夫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能断症却无药可治。

    慕容桀连续两天都没回府,一直与大臣紧急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阴谋。

    子安和几个小姐妹们也在说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过年休市,年初药材市场一开,就有人大幅购买时感药材,分明是针对江东的,江东几乎每年都要爆发一次时感疫症,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。”胡欢喜道。

    “欢喜,你不是也涉足药材市场吗?你手头有多少治疗时感的药?”子安问道。

    胡欢喜摇头,“没有,江东疫症的事情,我早就考虑到了,所以年初入市,我是想大批入货,但是,有人以惠民署的名头大举扫货,我料想是为了江东备货,因此没有争夺,真是失策。”

    “以惠民署的名义入货?如此说来,这必定是有惠民署的人做内应了?”子安道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,否则,市场的药材批发商见市场大量扫货,不可能不涨价的,唯有是朝廷介入,批发商才会以寻常价格出卖。”胡欢喜就市场走向来说。

    “难怪那位一直都没什么动作。”子安叹息一声,“真是防不胜防啊。”“你怎么可能防得住?人家是皇帝,当政多年,有不少心腹人脉为他卖命,王爷忙于改革一事,哪里想过他会以百姓的性命做筹码?真是和北漠的那位楚敬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,是不是做皇帝的,为了自己

    巩固自己的帝位权势,都会拿百姓出来牺牲?”

    子安和胡欢喜交往这么久,很少听到胡欢喜议论朝政议论皇帝,她一直都很沉得住气,这一次,实在是怒极了。

    楚敬带给子安的阴影犹在,虽然时感和鼠疫不能相比,但是,如果得不到治疗大幅蔓延,还是会造成很多人的死亡。

    “真希望,狼尾巴山的悲剧不要再重演。”柔瑶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欢喜,你对药商比较熟悉,你去打听打听,谁有大批治疗时疫的药。”

    胡欢喜道:“好,我让人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有这方面的人脉,不过,她有,大概素月楼也有的,便对伶俐道:“伶俐,你也让素月楼的人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分头行事。”伶俐道。

    子安道: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胡欢喜刚站起来,听得这话,笑道:“这会儿倒是客气起来了,以前就没帮过吗?”

    “帮过,帮过,只是我觉得我帮你的太少,你帮我太多。”子安歉意地道。

    胡欢喜道:“有你这位王妃做我的靠山,商场上谁不给我胡欢喜几分面子?你的帮助是无形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我可不敢居功,给你撑腰的是公主。”子安笑道。

    “都有,都有。”胡欢喜冲壮壮笑了笑。

    壮壮也笑了,笑着笑着便愁了起来,“希望这是最后一哆嗦了。”

    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子安让刀老大入宫去问问情况,嬷嬷刚准备了午膳,便见礼亲王府的大金侍卫快步进来,“王妃,王妃,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子安见他惊慌失措的,也大吃一惊,“怎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病了,连续好几天没胃口了,王爷让属于来请王妃过去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子安翻翻白眼,“是不是吃腻了?没胃口便要救命,吓我一跳呢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是这样说的,”大金讪讪地道,“王爷紧张得跟什么似的,旺财媳妇当初下崽也没那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子安挺着个大肚子吩咐道:“小荪,让吴燕祖拿药箱陪我去一趟礼亲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小荪连忙就去了。

    嬷嬷心疼得跟什么似的,道:“奴婢把饭菜热着,等您回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王府随便吃点吧,别热着了,你们去吃了。”子安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热着吧,今日做了您最爱吃的笋。”嬷嬷道。

    子安逆不过她,只得道:“行,你热着,我回来吃。”

    子安带着吴燕祖冲冲出门。

    来到礼亲王府,礼亲王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见子安来到,别的话一句不说,只一味说着阿蛮的“病情”。

    “自打三天前开始,便茶饭不思,本还以为是吃滞了,叫人抓了一副消食茶喝了,好一些,但是也没能吃多少,这三天下去的还不到往日一顿多。”

    礼亲王往日比较刻板,大家都知道他爱阿蛮紧张阿蛮,可他自己很少流露出来也很少说,如这般紧张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子安宽慰道:“三哥不要担心,我先去把脉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吧,她几天没吃,手脚无力,走路都喘气了。”礼亲王心疼地说。

    他在前头带路,子安领着背住药箱的吴燕祖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远远有狗吠声传来,子安想起曾被大金吓得躲在树上,不禁笑了笑,那真是一段灿烂的岁月啊。

    阿蛮躺在床上,看上去是真的病恹恹的,见子安来到,不由得埋怨地看了礼亲王一眼,“你随便寻个大夫看看不就得了吗?还叫她来,肚子这么大,路上若有个闪失,看你如何跟老七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派了大金去接的。”礼亲王理直气壮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子安连忙道:“没事,我在府中闷得很,三哥叫我过来,我正好来礼亲王府打个秋风,吃顿好的。”“你以后不用管他,我没什么事,谁还没个胃口不好的时候?”阿蛮撑起身子,便被礼亲王呵斥一声,“躺着,还没诊脉,知道只是胃口不好吗?”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