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331-41204477/

番外孙芳儿篇三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年,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炼毒上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次见过柔瑶之后,她老是找我玩儿,我不想应酬她,便总推说身子不适,她竟然禀报了母亲,母亲请了大夫看我,大夫诊了我的脉,查不出来我身体有毒。

    师傅和姨娘都很欣慰,因为,当检查不出我身体有毒的时候,我已经是大有所成。

    十二岁,我出师了。

    师傅说已经没什么东西可教我了,我可以对任何人下蛊,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出师的这天,姨娘准备了酒席,宴请师傅,我作陪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师傅是姨娘旧日便认识的人,难怪,她愿意留在府中多年,只为教导我学蛊术。

    我一杯,一杯地敬着师傅,敬着姨娘,我无比的乖巧。

    却无人知道我的心,已经逐渐地冷硬成一块小石头,谁都伤不了我。

    师傅翌日便走了,走之前,姨娘给她塞了许多银票。

    送走师傅后,姨娘便把我召至身前,她让我跪着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我依言跪下。

    她坐在椅子上,看着我,眸子阴鸷,“明天我便会去跟你父亲说,我在侧园礼佛,不能带你在身边,让那贱人养你在她的屋中,你伺机下蛊,我要她死得很惨,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应道,脸上应该是没什么表情的,因为,我的心定了。

    姨娘来不及去禀报父亲,她就病倒了。

    侧园无人伺候,这些年因着我学蛊术,都被打发出去了,因此,只能是我亲自伺候她。

    母亲请了大夫来给她医治,但是大夫压根查不出病因,只是说气血亏损,开了些调理气血的药。

    我每日伺候,母亲说叫几个丫头过来给我使唤,但是我拒绝了,我跟母亲说,姨娘照料我十二年,我希望能伺候在侧,报答姨娘的生养之恩。

    母亲泪盈于睫,回去便跟父亲说我的孝心可嘉。

    姨娘病中,脾气很差,总是无端便发火,我递上来的药却还是喝了,她总是执着我的手腕,厉声对我说:“我不需要你伺候,你滚出侧园,去那贱人身边,我要看着她死。”

    反反复复地说了几次之后,那一天,阳光晴好,刚入了秋,院子外的叶子都染了一层金色,我打开了窗户,阳光从窗口射进来,地上仿佛铺了一层金箔。

    我如常般把药端到她的床边,“姨娘,该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她久病未曾梳妆,头发凌乱,眼窝深陷,眸子却一场的锐利执恨,“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?叫你滚出去,她自会派人来伺候我,我不需要你孝顺,你只需要帮我去杀了那贱人。”

    我用白瓷勺子搅动着鸡公碗里的药,用嘴吹了吹,一丝笑意不自觉地上了我的唇边,“姨娘,急什么?我总会杀了她的,你先喝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她发怒,一把打了我手中的药碗,手肘撑在床板上,“滚!”

    药洒了一地,有些洒在了我的裙摆上,我伸手扫了扫,又抹了一下丸髻,定定地看着她,“姨娘,你想过没有?你为什么忽然就病了呢?”

    她怔了怔,然后我看到她脸上的肌肉急速地跳动了一下,眼底充满了骇然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我还是定定地看着她,“姨娘,我跟你说个事情,你一定会很高兴的,师傅教我蛊术多年,我终于下手了,也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是明白过来了,身子微微后倾,手动了一下,我知道她要打我,我便把脸凑过去,“您打吧。”

    她浑身颤抖不已,“你……你竟然谋害你的娘亲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摇头,“不,姨娘不是我娘亲,你说过,我只是母亲换过来的,您当日生的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贱人!”她发疯地要扑过来,我不动,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任由她一巴掌一巴掌地劈过来。

    我习惯了,所以我不会反抗。

    她嚎啕大哭,然后歇斯底里地吼叫,终于是停了手。

    我整理了一下发髻,红肿的脸发疼发麻,然后我站起来,道:“姨娘,今天,便是您的大限了,您虽没生我,但是养育了我多年,有母女的名分,女儿在此拜别!”

    我跪下来,对着她磕头,连续磕了九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小贱人!”

    她的词汇已经匮乏了,以往执我的头发痛骂的时候,是可以骂半个时辰不带重样的,但是,她现在只懂得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哭,歇斯底里地大哭,我没做声,就是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哭。

    能这样嚎啕大哭,多幸福啊。

    我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她大概已经不记得,当初我被打的时候,躲在床底里咬着自己的手腕落泪,却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,因为,她就守在门口,只要我哭出来,她进来就是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“姨娘,哭吧,你这辈子很苦,把我也害苦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满脸的泪痕,疯过之后,她平静了许多,巴巴地看着我,饮泣道:“我是你娘亲啊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,“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从你不承认我的那天开始,我就不承认你了。

    如果你真生了我,我欠你的,也还清了。

    如果你不曾生我,那么我吃的是孙府的饭,你还欠了我。

    不过,算了,咱两清了。

    我走出去,坐在门口。

    听到她在里面开始疯狂的骂,大哭,她舍不得死的,我知道她至少没杀了母亲,便舍不得死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我是儿子,便是庶长子,她在这个府中的地位便稳固了。

    声音渐渐地沉寂了下去,我依旧坐在门口,看着庭前落叶,这秋风起得真是适时啊。

    姨娘出殡的那天,我没有哭。

    我已经不懂得哭了。

    府中的仆妇纷纷议论,说我伤心过度,竟有些痴傻了。

    下葬之后,柔瑶拉着我跪在母亲的面前,求母亲把我接过来屋中一起住。母亲怜我当日侍疾孝顺,安抚了我,并且拉着我的手哽咽地对我说:“你姨娘虽有些固执,却也是个心善的人,她死前是你伺候的,算是送了她,尽了你的孝心,以后就不要难过了,你虽不是我生的,但是

    我必和其他姑娘一般的对待你。”我畏缩地点头,“谢母亲!”
【网站地图】